| 注册
扫一扫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快览> 原创快览详情
大胡子老付

    老付是郯城人。他满脸的胡子像极了夏天杂草纵生的土地,哪儿有闲空哪儿长,既密实又粗砺。不长毛的地方也有的,就是鼻子。其实也是有的,不过相对其他地方而言是稀薄了些。这么个人走到哪儿都是一景,他的回头率挺高的,不论长幼,男的女的都为他的相貌惊奇。他有老婆。他老婆翠花不叫他大名,叫他老猴子。村里老少爷们也这么叫他。他走出村子,走进城里,在近千人的零工市场里,就没有人叫他猴子了,只叫他老付。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得劲,不舒服。人家叫惯了他老猴子,咋听到自己的大名就有些陌生,像穿惯了旧鞋子,新鞋子刚上脚会硌脚。新衣服也是一样的,他不愿穿新衣服。他自己也觉得新衣服穿在他身上有些不合适。刚好市场外面要什么有什么,旧鞋子有,旧衣服也有。城里人换衣服换得斳,就有些人做起了卖旧衣服的生意。老付也知道这些旧东西的来历,垃圾桶里就有。当然也不全是,还有讲究的主儿以为生前的衣服不能随便扔掉,于是就卖给了收旧衣服的人。钱没看得太重,给不给的无所谓,给衣服找着下家就好了。自然地,旧衣服就很便宜了,十块钱就能买一件。当然不是量身定做的衣服穿在身上不那么合适。老付个子矮,每回买件衣服都长着,像风衣一样没过腰。这样子,老付买一回都要骂一回城里人咋长那么高的个子。老付个矮,又长这么一副嘴脸,能讨得老婆,靠的是一张嘴。

  过去的鲁西南一代的男人多以乞讨为生,不会要饭就讨不到老婆。上门要饭你得会说,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嘴巴甜得像沫了蜜。每个地方的习俗会造就什么地方的特点,郯城人走南闯北练就了嘴巴上的工夫。东北人也会说是在炕头上练出来的。东北冬天冷喜欢在炕头上闲扯,一听到东北腔就能听出他们说话的工夫也是不得了。

  嘴巴顺溜的老付年轻时的胡子不像现在这样长得如此,胡子总是随着人的年龄增长的。年轻时这样会怎么样呢?女人见了会害怕,谁愿意与一个毛发浓重的人躺在一张床上?他老婆动辄说,她是傻了眼了跟了这么一个人。说归说,两个人吵架的时候几乎没有。老付有他一套,嘴巴会哄,傍黑的时候能够满足老婆的需要。最主要的,这一条很重要,老付没什么大本事,可人勤快,不计脏活累活,只要赚钱就干。他把挣到的钱如实地交到老婆手里,这样的男人叫老婆挑不出毛病来。日子如水一样流淌,不觉间,两个人过了三十多年的日子。老付快六十了,一个人活到这般年纪不容易,子女成家了,他的手脚还利落,还能挣钱哄老婆开心。

  老付在市场里,从春天到冬天老在工友们眼里晃。总有人对他蓄着大胡子好奇,问他为什么留这么长的胡子。他对不熟悉的会说,我这胡子长得快,又硬实,一般剃须刀不能用,只用刀片,可是刀片太麻烦。相熟的人都知道他留胡子的原因是什么。他要在年底到东北送财神。就是那么一张纸就能赚到五块到十块钱。他留那么长的胡子更叫人同情,大冬天的,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送财神上门实属不易,谁没有个同情心呢?他的这个想法还是过去上门乞讨的那套。在过去要饭的时候穿的衣服破烂不堪,有了这套行头才像个乞丐样子,人家就不会拒之门外,有狗叫就会呵斥住。要是穿得好一点不像要饭的样子人家就不会理你,狗若是咬了你活该。

  去东北,老付不是一个人,他和村里的几个人伙着去互相有个照应。当然他们还得有个落脚点。他们奔了老付的大姨子家去的。老付的姨子不大欢迎他们去。她看不惯胡子拉碴的老付。在电话里她对妹妹说,你叫妹夫把胡子剃了,屯里人老说我们家亲戚像个大马猴。她妹妹说,他本来就是只猴子。她没有把姐姐的话说给老夫听。老付也就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姨子对他的到来总是不高兴。好在连襟还对他客气点,否则一会儿也坐不下。他们要来事先打电话,老付不打叫老婆打。老婆打电话时到院里打,怕老付听到会生气。他老婆的心胸比她要宽大些,是个难得的好女人。她从未去过东北,这回老付要走她也想跟着去。老付说,你不是晕车吗?老婆说,我不晕车是怕花钱。现在就不心疼钱了?他们都大了出去了,我也该放松放松。老付很高兴,几年前就叫她去她不去,现在主动要求去东北了。

  在东北的日子老付觉得老婆有些不对劲,翠花日渐消瘦,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叫老婆到医院看一下,老婆不同意,说花那个冤枉钱干什么。有一天他还在外面,他姨子打来电话说,翠花病了在医院。老付马上打车去医院。他在走廊碰见了他姨子。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病了,病得有多厉害吗?他被椅子劈头盖脸的说一顿,想辩驳却又觉得无理,就说,她得的什么病?姨子将一张纸递给他,你自己看看吧。他只看见了肺癌晚期四个字,这四个字和别的字一样大,此时却大得想要撞他的脸,撞他的身。他椅子说,你别告诉他姨什么病。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打开病房的门给了老婆一张笑脸。 老付两口子在年前回了家。过完年,老付就看到老婆一天不如一天。这天上两个人坐在那儿都没有说话。老婆示意他到跟前来。老婆伸出手来说,你再让我摸摸你的胡子。老付就把头使劲向前探着,好让她省些力气。老婆说,你的胡子白了,不黑了。老付说,都多大年纪了还黑?老婆说,我死以后,你别再留胡子了,剃了吧,显得年轻。老夫说,你也别胡思乱想,会好起来的。她幽幽地说,我的病我知道。我这回去了东北,坐了火车开了眼了好歹没白来世上一趟。老付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有病,为什么不早说? 老婆说,老猴子,我要是走了你就再找一个伴。老付说,我的事不用你管。

  翠花死后,有一天老付走进理发店,等他再出来人已经大变样了。他回到村里步行穿过大街小巷,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很多人发现,没有胡子的老付其实蛮受看的。(来源:中国作家网)


  • 服务电话:

    13691151810

  • E_mail:

    68369244@qq.com 85634173@qq.com

  • 网址:

    www.wenyichuancheng.com www.wenyichuanch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