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扫一扫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快览> 原创快览详情
鱼塘无鱼

素兰和梁英算得上是朋友。见了面,嘻嘻哈哈说会话。她们两个有性格相似的地方,大大咧咧的,不管人前还是人后,说话大着嗓门,唯恐别人听不见。长得模样呢也相似,都是大宽脸盘子,水桶腰,喝点凉水都蹭蹭长膘的那种。

早些年,梁英在镇上开了一家门头,专销手扶拖拉机。梁英和她男人对机械一窍不通,就雇了个懂技术的伙计。

伙计叫陈年。素兰见过此人。是一个叫人一见就心动的男人。高大帅气,谈吐不凡。素兰头一回见他免不了多瞅了他一眼。她想,在镇上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男人来。后来的传言,素兰都由不得自己不相信。天天在一块的梁英和陈年会好得了吗?再者说了,梁英的男人又是那样不出挑的人。怎么个不出挑呢?素兰在心里总拿自己的男人和他比。两个人是一样的,无能无为,不多言不多语的,倒是容易发脾气。生气不敢向她们身上撒,照着家里的易碎的瓶瓶罐罐撒气。好像听到动静了,心里的气就消了一样。那天叫素兰碰上两口子打架。一个暖壶摔在脚前,吓得她叫了一声:妈呀,要出人命了!人命没出,这样的状况反复上演,习以为常了,倒出不了大事,喝药上吊的事没有过。

素兰想过,梁英没资格说男人的不是。当初是谁追的谁呀?是她梁英。她男人当兵回来也是个帅气英俊的小伙子,只是这些年下来叫她梁英搓揉得不成样子了。

梁英当家,她男人唯命是从。但是有一回没听他的。梁英不知搭错了哪根筋在生意正红火的时候承包了二十亩地。她叫人挖了鱼塘,放上水,投了几千尾的鱼苗。她让男人去守鱼塘。男人不乐意去。谁乐意去呢?梁英叫人在鱼塘边上盖了一间简陋的小屋。她男人站过岗放过哨,自然晓得看守的苦处。那时候还年轻呢,他坚决不去。

梁英的男人没去,自然有人去。梁英支使不动自己的男人,只好叫伙计陈年去。陈年去的也不是挺痛快。但是梁英眼里有话,陈年一看就明白。梁英的男人没看到她对陈年说的话。那阵子他在外面,梁英和陈年在屋里。说话的声音听得到,可是眼里的话无从看到。

陈年晚上看鱼塘,白天还得在门头上班。

自打有了鱼塘,门头上的三个人有了微妙的变化。即便是素兰去也看出来了。不过她不会挑明,她又不傻,说出来自讨没趣吗?她和梁英都是女当家,自然有共同语言,说到各自的男人,免不了一通说男人的不是。素兰有愣怔的时候,走神儿。当梁英说她男人不是的时候,素兰总会把他们三个人扯到一块儿去,想得她自己都有些难为情了。真像人家说的那样吗?梁英真的是烧包吗?男人有钱就烧包,女的也一样吗?

素兰后来知道,冬天收鱼的时候没有打上多少鱼来。怎么没有鱼呢?夏天素兰去过几回,梁英和她坐在鱼塘边上,看游来游去的鱼。那时候鱼活蹦乱跳的。秋天去过鱼也是好好的,已经长大了的鱼,让梁英喜上眉梢。门头上生意正火,鱼塘到年底再有个收入多好啊。可是咋就没有鱼了呢?夏天有,秋天有,到冬天就没了。梁英问素兰:你说鱼会飞吗?素兰说:不知道。梁英说:鱼会钻进泥里去吗?素兰说:也可能。梁英又说起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男人,一个是伙计陈年。男人不常去鱼塘。他和梁英到底是两口子,不会害她。那么陈年呢,到底是外人。他在鱼塘里使了什么手脚只有他自己知道。梁英说,她问过好多人他们都说没看见有捞鱼的。她很奇怪,那么多的鱼咋会没个动静呢?想来想去陈年的嫌疑最大。

梁英把陈年辞了。第二年门头也关了。

素兰很多日子不去梁英家,有一天在集上碰见了。要不是梁英先打招呼,素兰真的认不出来,她惊呼道:你怎么这样了?梁英笑笑,说:我得了一场病险些死了。素兰问:是什么病这么厉害?梁英告诉她,那天她去市里贷款,突然下了一场大雨。你晓得的,夏天的雨大了浇在身上冰凉。回来后就感冒了。开始没当回事,可是当天晚上发起了高烧,都昏过去了。你姐夫找人当天晚上就送到县医院。人是活过来了,病也落下了。

素兰有些惊异梁英对男人在称呼上的改变,她可从来没有说过姐夫的。

梁英说:你不知道,自打我病了以后,你姐夫对我可好了。过去有钱的时候总是想三想四的,觉得他这不好那也不好。现在我这样了就想明白了,还是自己的男人好。

素兰和梁英分手之后各自回家,一路上素兰都在琢磨梁英说的那句话。


  • 服务电话:

    13691151810

  • E_mail:

    68369244@qq.com 85634173@qq.com

  • 网址:

    www.wenyichuancheng.com www.wenyichuanch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