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客服:68369244 | 会员登录 | 免费注册| 充值中心
扫一扫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快览> 原创快览详情
【微电影】去村里卧底

序幕:随着腾格尔那挣扎般呼喊的《天堂》歌曲的进程,画面上陆续迭出,蓝天下群山环抱,山环水绕,植被茂密下的泉水叮咚,溪水淙淙,鸟语花香,日光疏影,清新怡人的村落画面,镜头拉近,几位男女中年人,双眉紧锁,愁容满面出现画面上。随之,屏幕推出“卧底”两个经过艺术处理的彩云体大字。

第一场:日、外、上坎乡、广元村头大榆树下

淡入:自然条件非常好,有山有水的广元村画面

(几位男女中年人,各个双眉紧锁,愁容满面)

赵宏志:

(蹲在地上抽闷烟,抬头看着村妇女主任章秋馨)小章,杨支书也太欺负人了,我真想一头撞死在他们家,出了人命血案惊动上级才会有人管!

刘文显:

(坐在赵宏志身旁)赵兄,千万别做傻事,你真要死到他家,杨支书会主动打110告你威胁他生命安全。老赵,咱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有啥看不开的呢?不就是把你土地没收了吗?暂时先忍一忍吧,我相信咱村这两位一定会获得他们应该得到的惩罚的。

章秋馨:

(站在树下,将身体斜靠在树干上看着昔日两位老同学)赵宏志,有点大丈夫的胸怀,别遇事就死啊活呀的!杨支书又怎么伤害到您了?干吗要以死来换取上级注意呢?会有人管的!

赵宏志:

(扔掉烟蒂,又点上一颗)还不是杨支书他妈做寿那天我没在家,沒赶上吗。你们都随份子了吧?

刘文显:

(仰首望天,神情沉重)没赶上就候补吧,反正别省下。我随了,随一千,国家给的直补钱也没想自己用。糟两钱、免了灾比啥都强。

章秋馨:我看啊,任村长和杨支书的霸道也是咱大家惯的;有屁大个事也张罗四五十桌,大伙还都心甘情愿的花五百、花一千的去吃那顿饭。

刘文显:

不去不好吧?你要不去随份子,他横行霸道的那副嘴脸保证出现在你家的晚上。

赵宏志:

我从市里赶回来,晚上我去补上五百元贺礼。他不该当着众人面把我递过去的钱砸在我脸上说:姓赵的!你这叫行贿你知道吗?好!你的承包地被没收三年,算是对你行贿的惩罚!

章秋馨:

呵!赵宏志,这下子你可赔大发了。三垧地三年租出去至少也有六万吧?

赵宏志:有啥法子啊,斗不过他们啊!和他讲理我的腿不也得像杨老拐子一样被他们弄断了吗?一想这些我的后脊梁就冒凉风!

刘文显:

(气的直用拳头砸地)真他吗是活人惯的!太他吗的霸道了!

章秋馨:

其实杨支书获得来的钱也没全用到他家里。

赵宏志:

章主任,没用他家里那他用哪了啊?

刘文显:

还用问吗?孝敬上级、金屋藏娇,哪不都得用钱呢?

章秋馨:

咱也别瞎操心了,估计东屯那几位一定会向上级举报的。两位可是市里领导啊,一个是人大代表,一个是政协委员,咱老百姓撼不动他!

淡出:广元村乡亲们三人一伙、五人一堆儿的在为村里大事小情担忧

 

第二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淡入:市府检察院大楼外景,推进到检察长办公室

王道琦:

(上班刚坐下,自言自语)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晃在检察院三十年。唉!冷不丁的接到退休批准,好像丢了魂似的失落,收拾一下该回家哄孙子去了!

刘老:

(匆匆敲门)王检,可以进去吗?

王道琦:

(摘下帽子挂在衣架上,站起身向外跨了两步)是刘老吧?刘老,门没闩,快进来。来的正好,我刚接到市委李书记电话,说昨晚送来几份检举信,您一定收到了吧?

刘老:

(把档案袋拿给王道琦)收到了、收到了,这就是。王检,昨晚十一点多信访局转市委送过来的举报材料,您签收一下,王检,请您过目。王检,没什么事我就下班了。

王道琦:

(理了一下短发,在文件交接单上签上王道琦已收。她抬起头朝收发室老刘一笑)刘老,您辛苦了,我昨晚接到书记通知,今天也卸任了。刘老,没事了,您还没吃早餐呢饿了吧?快些回家吧。

(王检察长目送刘老背影,摇摇头坐下,进入一段退役前的沉思)

 

第三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王道琦:

(坐下打开档案袋,首先仔细看了一遍市委李书记个人的一份批示,又在自言自语)看样子又走不了了!那就站好最后一班岗吧。刚走的刘老退了不也没在家享清闲吗?我王道琦也不例外(王道琦开始仔细看着李书记的批语)

旁白:

(王道琦阅读材料画面,市委书记的声音)检察长、王大姐:市委市政府转来几封举报信。是从不同视角,不同举报人,检举同两个人的事。王大姐,不好意思。在已给您下发了退休通知书后,还要向您交待任务,实在是对不起。王大姐,您也知道的,上坎乡广元村是咱市里树立的先进模范村、省政府批准的文明村。上坎乡广元村的几封检举信,我初步看了一下;我个人看法,这些敢署实名又有身份证号的检举信绝不是空穴来风。王大姐,您仔细看一下,您综合市府意见以后再做出个方案出来。市委市政府意见是;由检察院派人到广元村暗中摸查虚实。要隐秘身份,找一位适合做侦察员的青年人,最好是去年毕业来院从没露过面的同志。以什么身份为掩盖,您是老公安、老检察官,您自己决定。为避免举报人遭陷害,举报材料不要带走。那些问题要点、尽量记在工作日记里。要耐心的潜伏在广元村先摸底,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广元村是咱市里树立的典型,一旦举报内容成事实,要牵扯到市里几位大员。被举报两位;一位是咱市人大代表、一位是咱市政协委员。

王大姐,两位可不是普通村官啊,身价不比部局级干部差。王大姐,市委考虑再三,检察院要介入,市委考虑此案交给别人去主持还信不过。王大姐,您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派员人选一定要在日常工作中稳重的同志。时间不能拖延太长,在下面蹲上两个月估计也就差不多,要抓紧摸透底细,然后派驻工作组才能查实问题。最后该怎么办,市委市政府拿出处理意见。

王大姐,此事不要张扬,首先要在全院保密。涉及到市级领导的要设专门班子组成调查组,后绪事宜更要严谨。王大姐,先派员秘密摸底趟路吧。市委对广元问题列入反腐倡廉重中之重,对,也是在秘密策划中,希望王大姐旗开得力。市委李XX于XXXX年5月

王道琦:

(将李书记批示笺文叠好收了起来。双手托腮,双肘拄在写字台上进入了沉思,自言自语)唉!已经通知办理退休手续,怎么又出来这么一档子案子呢?好吧,那就再站好最后一班岗也无所谓。

王道琦:

(又把五封检举信从头至尾推敲一下,思考再三,拿起电话接通刑侦科)喂!张科长吗?啊,我是王道琦,让李煜来我这里一下,啊,对,是,就是刚来不久、家在农村的那位小伙子。

(王道琦在等待李煜来之前,在屋地来回踱步,内心思量良策)

 

第四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李煜接到张科长通知,手忙脚乱的收拾桌上文件)

李煜:

(接到张科长电话后,放下手头事敲开检察长办公室的门)检察长,我是李煜,可以进去吗?

王道琦:

是李煜吧?快进来,门没闩开着呢。

李煜:

(进屋自己坐到王检对面)检察长,张科长说您找我?

王道琦:

是的李煜,是我找你。我上几天听说过你想要去广元村观光,有这事吗?

李煜:

(很认真的,两眼盯着王道琦)检察长,只是张罗过,市里几位同学瞎起讧,他们哪有那份时间,检察长,我真没去过广元村。

王道琦:

(面带微笑的)小李啊,我是顺嘴说说,今天不问这个。听说你有个同学在上坎乡广元村,现在还有联系吗?

李煜:

(精神放松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啊,检察长,是有一位高中同学在广元村,每年也就是节日或有个聚会时能见个面。平时连电话也不通,他叫姜恩祖。

王道琦:

(开门见山的进入主题)小李呀,你这位姜恩祖同学在广元是做什么的?你们的关系怎么样?

李煜:

检察长,以前他是农业机械专业户,全村就他们四家拥有农田作业机械。我和姜恩祖没有经济上和事业上联系,只是一般朋友。

王道琦:

小李呀,我不问你这个。小李,你以前去过广元村吗?

李煜:

没有,以前想去一直没去成。上些天在市里的几位同学,听说咱市百里以外的广元村建设的不错,都想去广元观光来的,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业和工作。也只是说说,一直也就没去上。

王道琦:

小李呀,你还没有结婚吧?

李煜:

检察长,不怕您笑话,我的家是偏僻落后农村;我们老家那个村人多地少,日子过的不宽裕。早就想到的没钱在市里买房,我是从源头上就没交女朋友,免得麻烦,目前还是单身。检察长,找我来不会是给我介绍对象吧?

王道琦:

(一串铜铃般笑声)咯咯咯咯,美的你。不过吗,你的年龄也不小了,对象的事还真的要抓紧。今天找你来不是谈对象的事,是有一项艰巨任务要你去完成,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王道琦:

(拿起暖水瓶去打开水)小李,稍后我泡上一壶好茶,咱要好好谈谈。

李煜:

(抢过暖水瓶)检查长,您先准备一下找出好茶,打开水是我的事。

(王道琦目送李煜背影,满意的点点头)

 

第五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李煜提着装满开水的暖水瓶,把已放上茶叶的杯子倒进八分碗的水,盖上杯盖、暖水壶盖,又面对王道琦坐回原位)

李煜:

(微笑着)检察长,前期准备完毕,以下您就发令吧。

王道琦:

(把水杯推到李煜面前一只)小李,这次去上坎乡、广元村是执行一次特殊任务,好像回到解放前时的地下工作,用时髦词汇说,是卧底,是很辛苦的。

李煜:

(接过王道琦递来的茶杯)谢谢检察长,我不怕苦。只要我能做得来,您尽管吩咐。

王道琦:

小李啊,你的条件很附和此项工作。我准备派你去广元村搞一次绝密的摸底调查,也许叫探路兵更准确一点吧。估计要在那里潜伏两个月去摸底。这两个月内一定要保密,只能你知我知,绝对不可第三者知。

李煜:

检察长,什么大案呢?还搞的像地下工作者似的?

王道琦:

(将档案袋推到李煜面前)小李啊,现在把袋子里的材料先熟悉一下。广元村是咱市里在十年前树立的农村示范先进村,看那些署名的举报材料,仔细分析一下这两位村干部可能有些问题,其中有一位是市人大代表,一位是市政协委员。李煜,你说案件还小吗?所以市府市委慎之又慎。李煜呀,你这位探路兵责任重大呀。你先把这些信笺都看一遍,看看这些以后,咱俩再仔细研究一下。

李煜:

(神情凝重的听检察长说细节)检察长,您说吧,我一定细心的听、耐心的去做。

王道琦:

李煜,从现在起,你就进入工作状态。今天你在我办公室做准备,然后乘我特派的出租车去广元拜访同学,要他给你找住处。你的公开身份吗,可以说是作家,写农村题材小说体验生活怎么样?

李煜:

检察长,这个身份不行,因为姜恩祖知道我李煜是农村人。我再说体验生活,那不是太不靠谱了吗?

王道琦:

李煜呀,你说说看,你以什么身份潜伏在广元村好呢?

李煜:

检察长,学习,对,就学习吧。向姜恩祖学习农机管理和使用,这个身份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

王道琦:

(站起身,戴上帽子,对镜整理一下着装)李煜,你先在我办公室看材料,我去一趟超市,很快的,马上就会回来。在我没回来之前,不许任何人进来。

李煜:

(抬起头看着王道琦)检查长,您把门从外面锁上,我不出去就是了。

王道琦:

(回头看了一眼李煜,微微一笑)呵呵!好,就这么办。李煜,先委屈你一会儿吧,关你四十分钟禁闭,仔细分析材料,我把门锁上。

(王道琦检察长锁好房门,直奔超市走去)

 

第六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旁白:

(王道琦开门走进办公室画面)半小时左右时间,王道琦从超市赶了回来。打开办公室门,把采购的商品放在桌上。

王道琦:

(拿出一个工作日记,还有一盒中性笔心。递到李煜面前)小李呀,把重要内容记在本上(又打开袋子口,指着里面东西)这些是你两个月的卫生用品,还有几套换洗衣服和内衣内裤,中午出发前把官服脱在我这里。有人问起时,告诉他你是被市委借去写材料的。

李煜:

(站起身、惊愣一下)检察长,还要化装吗?

王道琦:

(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部手机,递到李煜手上)要的,一定要化装。这部手机是新买的,只有咱俩通话才可以使用。千万别用它给别人打电话或发信息。以后的两个月里我们就用这部手机联系,也许我会去广元村看你,但机会不太大,有必要的话,我会派人去的。

李煜:

(听的有些新奇)哇!我这是要彻底的脱胎换骨了,以后还是不是检察官了呢?对了,现在还是见习的。

王道琦:

(一边给李煜整理行装一边回答)小李,执行完任务看情况,也许会重用。至于还是不是检察官吗,要看市委意见的。

王道琦:

(像打发女儿出嫁那样打扮李煜)小李,门口有一位六十岁老司机的出租车,那是我安排靠得住的人,你必须乘他的车,到车上不要讲话。

(看到李煜乘坐她电话约定的出租车消失在滚滚车流中,她也走回自己家去午休)

淡出:李煜乘坐的出租车渐渐消失出喧闹市区

 

第七场:日、外、去上坎乡广元村路上。

淡入:乡村外貌

(李煜乘车来到上坎乡、广元村走下出租车,几经打听,找到了姜恩祖的宅院)

李煜:

(拿出二百元钱付车费)师傅,这些够不够?

司机:

(做个推辞手势)小伙子啊,本出租车是不收公检法三家费的,王检你该不陌生吧?她是我老伴,这回明白了吧?

李煜:

呀!大伯,您不该干这个行当啊?

司机:

小伙子啊,这里不是说话地方,以后你会全知道的(老司机摆摆手,上了返程路,李煜目送神秘出租车司机,摇一摇头沉思一阵子王检察长老伴的一切)

(李煜慢走几步到树荫下,他没有急着去叫姜家大门)

 

第八场:日、外、姜恩祖大门外

李煜:

(被宽敞的村路、两旁果树绿化带下鲜花池而震了一下,摇一摇头自言自语)这些不同品种名贵的花,应该是生长在长江以南地区呀?它在这里是怎么繁殖的呢?乖乖,富裕了、有钱了,无所不能的任性啊!

旁白:(李煜独自在树阴下观赏同学姜恩祖家画面)到了姜家门前时,李煜不敢相信这是五年前他在市一中同学姜恩祖的家。临街门两侧是五公尺高大房子临道,唯独他家两侧卷帘门前没有绿化,门又被喷成五颜六色花纹,这里装的什么?要把房子修的差不多有两层楼高?完全挡住了正房视线。李煜家也是农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村路和民宅民院。从大门向里窥视了一眼,上房五间平台房建筑别具一格,李煜对同学姜恩祖的居家有非常强烈的羡慕。

李煜:

(走近铁大门,仔细一看有门铃按钮,在雨搭上方有两组监控摄像头。李煜又自言自语)好家伙!你姜恩祖弄的像山大王似的,干吗弄成这样气派?

李煜:

(按了一下门铃按钮,听到上房扬声器女孩细声细语的喊道:请注意,门外有人按响了门铃。请注意,门外有人按响了门铃。(连续呼唤三遍)

李煜:

(又急的自言自语)是姜恩祖没有听到?还是不在家?(李煜又大声喊两声)这是姜恩祖的家吗?姜恩祖在家吗?我是李煜呀!这是姜恩祖的家吗?姜恩祖在家吗?我是李煜呀!(来迎接李煜的是两只护院犬,它们一个劲儿的汪汪狂叫,并伴随着狗爪子挠铁大门哗啦啦的声。李煜没看到有人出来,他便停止了喊声)

旁白:姜恩祖刚吃完午饭,他有个习惯,吃完饭要躺下平平胃。上午检修玉米收获机时间长了些,太累了。今天的平胃程序被打乱,改为了睡眠。任凭喇叭小姐声声唤、狗吠挠门哗哗响、还有老同学叫门喊声,他愣是没有醒过来。

李煜:

(摇摇头自言自语)来的不是时候吧?正是午睡时,还是坐树下凉快一会儿吧!

(李煜低着头,又走回树阴下)

 

第九场:日、外、姜恩祖大门外

旁白:(李煜无可奈何的样子画面)李煜刚把屁股坐到树下一支木凳上,从东边路上走过来一位手擎遮阳伞的姑娘,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足有一米七五的大高个、白白皮肤,一对浓眉护着一双大眼睛。

姑娘:

(打量一下李煜,自言自语)真潇洒,好有气质的帅哥哟!他坐这里干吗?看得出来,他是外地人(又仔细观察举止形态,怎看也不像农村的,她在姜恩祖门前站下、并向李煜身边迈了几步,主动开口)这位大哥不是本地人吧?是等人还是找人呢?

李煜:

(看到姑娘向姜家门口拐来,他抬头看了看,听到对方问话,便站了起来)啊,我是岭东县李家圩子的,我叫李煜,十八子的李,火日立的煜。我是来看朋友的。

姑娘:

(打量一下李煜)啊,原来是远方客人李煜大哥,您是找我姐夫的吗?对了,我叫华淑玉,您认识姜恩祖吗?

李煜:

啊,认识、认识,您叫华淑玉?认识您很高兴。淑玉妹妹,我和姜恩祖是初中、高中同学,今天是特意来登门拜访他的。

华淑玉:

(没话找话的搭讪着)李煜大哥哥,怎不进去呢?我姐夫在家呢。

李煜:

淑玉妹妹,我叫了几声门,狗一直咬也没有人出来,我想可能是睡着了吧?

华淑玉:

(拿出电话,拨通了姜恩祖电话)喂,懒蛋子快起来吧,我的电话你听到了吗?姐夫,快点出来,来客人了!

姜恩祖:

(是真的累了,他听到电话铃声懒洋洋的伸伸胳膊,拿起电话)是小玉呀?你要干嘛?睡的正香呢,上午把我累坏了,吃完饭就睡了过去。小玉,你这样兴奋的喊叫是谁来了啊?

华淑玉:

(用眼睛余光看着李煜)姐夫,你有个同学叫李煜的吧?十八子的李,火日立的煜。

姜恩祖: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到地下,大声向电话喊)小玉啊,这小子在哪呢?快把他领进来,两年没见他面了,还真想他啊。

(李煜也偷偷乜斜着眼睛看着华淑玉)

(又停了约一分钟,仍不见姐姐和姐夫出来迎客人,华淑玉有些急了)

华淑玉:

(没好气的)姐夫,我领进去?你家的两条狗还不把他吃了哇?快点出来吧!他就在你家门东凉快呢。真不像话!你把同学、朋友拒之门外算怎么回事?

 

第十场:日、內、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客厅里

姜恩祖:

(被妻妹损了几句后,放下手机急忙喊了一声爱妻)淑宝,快烧水沏茶,沏好茶,来贵客了。

华淑宝:

(听到丈夫喊声从后厨走过来)恩祖,茶已经沏好了,还用换吗?谁来了?看把你高兴成这样。

姜恩祖:

(一边下地穿鞋,一边美滋滋的和爱人说)已经沏好的茶就不必再换了。哎,淑宝还记得吗?前年冬季我们去市里聚会时,我说过的,我一位初高中同学在省城政法学院读大三的李煜,想起来了吗?就是他来看我来了。

华淑宝:

(听了心里一愣)李玉?是位女同学吗?

姜恩祖:

(一声大笑)哈哈哈哈,是,一会儿领进来让你好好看一下,比不比我老婆漂亮?

(华淑宝听了虽然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反驳半句,目送姜恩祖走去开大门)

 

第十一场:日、外、姜恩祖大门外

李煜:

(听到有人开门声,他便从木凳上站了起来对华淑玉说)华玉妹妹,谢谢你帮忙叫门,我先进去了,失陪,改日再聊。

华淑玉:

(恬静一笑)李煜大哥,我是来找姐姐说说话的,我也得进这家。咯咯咯,走吧,一块进去吧。您是客人,您请。

姜恩祖:

(打开大门大喊一声)好小子,两年不见找上门来了!呵,淑玉好眼力,能入淑玉法眼看得上的人,该不是平庸之辈了唷!哎,李煜,有我小姨子陪着你,不算拒之门外吧?

华淑玉:

(先是微笑不作声,然后大大方方地)姐夫,我可不是专给您陪客人的,我是找姐说说话的。

姜恩祖:

(看着李煜回答华淑玉)一样、一样,反正是你陪着呢。

李煜:

(紧走两步抱住姜祖)恩祖兄,又乱说话,你看,都是来你家做客的,是不是进屋说话对呢?

姜恩祖:

啊,对对对,淑玉啊,快把你李哥的大包小包拿上,咱进屋去聊。

华淑玉:

(拿上李煜带来的包裹,三人匆匆走进上房)呵呵,还带着行李来的?看样子像是常住沙家浜是吗?

李煜:

(一边走一边回答,又在问)嗯,猜对了,真想常住。恩祖兄,门房修那么高不挡视线吗?

姜恩祖:

(拉着李煜的手)哈哈哈,真是个书呆子,盖矮了玉米收获机进不去。那是两大停机库,东面的装一台大型免耕播种机、西面的装的是玉米收获机。别看了,快进屋吧。

(李煜命运不错,非常顺利的迈出第一步)

 

第十二场:日、内、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

(三人进屋后,华淑玉主动洗杯倒茶。李煜和姜恩祖坐下交谈)

华淑宝:

(仔细打量着问)你叫李玉?怎么叫个女孩子名呢?

李煜:

(看着华淑宝问姜恩祖)恩祖兄,这位应该是嫂夫人吧?

华淑宝:

(抢着回答)对,哎,李玉,我是你嫂子,你还没回答我呢。

李煜:

嫂子,我名字的煜是火字旁,右面加个日下立。嫂子认为是王字加点了吧?

华淑宝:

(看了一眼姜恩祖,对李煜说)李煜兄弟,你们聊,我去给你亲手做一份抻面。等着,别急,十五分钟就做得。

李煜:

(很有礼貌的站起来)谢谢嫂子,我还真饿了。(李煜又看看姜恩祖)怎么了啊?干嘛用这样眼神看着我?不认识了吗?

姜恩祖:

(有些置疑的)说说吧,听同学们说你毕业后分到市检察院了,当上检察官了是真的吗?

李煜:

(一听姜恩祖一句话就把秘密给揭穿了,现在该怎么办?往下的戏还怎么演?他结结巴巴的说)嗯,原来是分到检察院打杂,后又被市委借去一段帮助整理内参等还是杂活。总之,是有个落脚地方,目前还沒有确定工作。

姜恩祖:

(半信半疑的)哎,李煜兄弟,不嫌弃的话和哥哥我干怎么样?保你年薪五万以上。李煜,我不是说笑谈,是真的,咱做粮菜经济人。

李煜:

(稍一思索一笑)恩祖兄消息真灵通,什么事也瞒不了您。不瞒您说,我是在市里有那么一份如勤杂工一样工作,哪用哪到。昨天我请了两个月的长假,专程来您府上学习农机使用和管理的。下年也想搞农机专业户,这两个月就住在你家了,怎么样?行吗?用不用和嫂子说一声?

姜恩祖:

(大笑)哈哈哈哈,得回那姐俩没在屋,你把她华淑宝当成什么人了?她在乎你的两个月饭钱吗?咱家西屋闲着两间卧室客厅呢,住还有问题吗?兄弟,不嫌弃家里室内没有厕所,卫生间是公用的,你住上两年看看;你嫂子要是调一次脸子,以后你别交我姜恩祖这个朋友。

李煜:

(打断姜恩祖的长篇大论)好好好,恩祖兄您别往下说了,我住西屋了。从下午开始,我是你的助手,你干啥我学啥。

姜恩祖:

好,痛快,还像高中时那样,不拐弯抹角的说话办事多好。

(华淑宝华淑玉姐俩,淑宝去后厨给李煜去做面,淑玉又回到客厅给两位男士斟满茶倒水)

 

第十三场:日、内、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

华淑玉:

(对李煜嫣然一笑)尊贵的客人李煜哥哥,我去后厨邦姐姐一把,您和姐夫慢用。

李煜:

(朝华淑玉点点头)淑玉妹妹不必客气,去忙吧,我们自己能照顾自己。

华淑玉:

(来到后厨,精神焕发)姐,还需要做什么?我来帮你。

华淑宝:

(凑近妹妹耳旁)小玉,你姐夫这位同学好帅呀!让他做我妹夫怎么样?

华淑玉:

姐,看您都说些啥呀?谁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和女人呢?刚进屋就说这些合适吗?好像咱乡下女孩嫁不出去似的。

华淑宝:

妹妹呀,姐不是着急吗。别挑了,刚才进来这位李煜,真是一表人才。怎看也不比你姐夫差。姐是相中了的,你可一定要上心啊。

华淑玉:

姐,听他话口要住两个月呢。

华淑宝:

妹妹呀,他住一年才好呢,送上门的帅哥,别放飞了。

华淑玉:

姐,做咱的饭吧,别胡思乱想瞎操心了行吗?我自有主张。

(李煜和姜恩祖今天一见如故)

 

第十四场:日、内、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

(华淑宝此刻把李煜当作贵宾,先做饭、又收拾西卧室忙个不停)

&
  • 服务电话:

    13691151810

  • E_mail:

    68369244@qq.com 85634173@qq.com

  • 网址:

    www.wenyichuancheng.com www.wenyichuancheng.org

余额充值

300元 500元 1000元 2000元 5000元 10000元 20000元

扫码支付

微信扫一扫

银行卡支付

账    户:  万宏
开户行:  农业银行北京银河大街支行
账    号:  6228480010218954211
开户行:  工商银行石景山支行古城分理处
账    号:  6222000200108356221

温馨提示:
     “会员充值时,请在备注信息里添加会员注册时的名称。”

联系客服

QQ:68369244         电话:1369115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