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中华文艺传承戏剧-京剧笑料


丁衍庸为京剧《游龙戏凤》绘制的写意画

  自幼生来我哥儿一个,

  娇生惯养没有人儿说。

  要星星,不敢把月亮给,

  上房揭瓦谁敢拦着。

  要吃饭,我是大摆桌,

  山珍海味任我选择。

  我爱吃焦炸海参、蜜饯口蘑,

  醋熘鱼翅、干爆燕窝。

  先吃馒头八十个,

  再吃米饭五大锅。

  吃完了饭,嗓子渴,

  龙井泡了六斤多。

  睡醒一个觉,可耷拉脑壳,

  肚子梆硬赛秤砣。

  满城的大夫都请到,

  一齐摇头无可奈何。

  有一个老头儿号了号脉,

  开了个方子字儿不多。

  我妈一看扑哧一乐,

  原来是,饿我三天准能活,

  敢情是撑的。

  读者看了上面这段文字,可能以为这是一段快板书,非也!这是京剧《荀灌娘》中,剧中人荀常上场时念的一段“数板”,是一种节奏性很强的念白。荀常是荀家的大少爷,名门之后,自幼娇生惯养。这段“数板”风趣幽默,形象地勾画出一个备受宠爱,娇惯成性的公子哥儿形象。

  在京剧里,像这样引人发笑的情节、台词很多,经常让观众捧腹大笑。京剧里最能逗乐的是丑角(包括由丑行兼演的丑婆和彩旦)。丑角的扮相、唱念、表演动作等都能引人发笑,这种笑常常带有讽刺意味,与相声有异曲同工之妙,故能让人回味。

  《窦娥冤》里的那位由丑角扮演的县官胡里涂,把善良的窦娥问斩。行刑时,他对窦娥说:“窦娥呀,窦娥,小小年纪做出此事,老爷今日将你斩首,下次不可!”这句话讽刺那些封建社会的昏官,意味深长。

  京剧中的许多对白(特别是有丑角的)很像对口相声,一逗一捧,妙语连珠,让人忍俊不禁。比如《黄金台》“盘关”一折,演一个把守城门的门官和他的随从(皂隶)去上关(到关口执行公务),两个角色都是由丑角扮演的。门官官虽小,还要摆摆官架子,让皂隶在前边引路。皂隶看不起自己的顶头上司,不大顺从,于是就有了如下的对话:

  门官你在头里喝道(开路),轰散闲人,我才能走呢!这是官事。

  ……

  皂隶不就是轰人吗?交给我啦……屎来喽!

  门官什么“屎来了”?

  皂隶你不是叫我给你轰散闲人吗?睁眼瞧瞧,头里走的这个,都比你的官儿大,我敢轰谁呀?我说这个“屎来了”,大家都嫌臭,一捂鼻子,扭头您就过去了,不省事吗?

  门官什么省事呀!不能说“屎”呀!

  皂隶那说什么?

  门官要说俩字儿的。

  皂隶俩字儿的,成……

  门官听你这俩字儿的。

  皂隶屎蛋来喽!

  京剧的其他行当角色的表演也能引人发笑。仅举三例:

  例一:《龙凤呈祥》末场,刘备、孙尚香在赵云的保护下返回荆州。前来接驾的张飞在船上见到刘备,刘备让他“见过新嫂嫂”。喝断当阳桥的猛张飞此时显得有些腼腆,掸掸身上的尘土,毕恭毕敬地给孙尚香深施一礼。孙夫人边还礼边说道:“三弟免礼。”张飞转身,用小嗓学着孙尚香的语声说:“三弟免礼。”这时,台下观众都笑了,因为大花脸故作妩媚之态,实在好笑,用来表现张飞见到刘备东吴招亲平安归来的喜悦心情,恰如其分,也为这出喜剧的结尾又增添了几分欢乐的气氛。

  例二:《打侄上坟》中的陈大官因吃喝嫖赌,家财散尽,沦为乞丐,后来浪子回头,改邪归正。这个由穷生(小生行的一个分支,扮演穷困潦倒的书生)扮演的角色,在剧中有很多引人发笑的地方。如“打侄”一场,陈大官的叔父陈伯愚开仓放粮,救济穷人,大官为了糊口,也来领粮。陈大官出场时两袖搭肩,耸肩缩颈,脚步蹒跚。他见到仆人陈志,仍然放不下主人的架子,命令陈志在前面“带路”,去见他的叔父。大官害怕被叔父责骂,迈门槛的时候,双腿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他自己给自己壮胆,拍着抬起的右腿说:“不要哆嗦,放……放大了胆,你不要哆嗦啊!不要害怕,有你大相公与你做主!”可是他的腿还是不听使唤。陈大官用颤抖的右手搬起右腿,颤颤巍巍地跨进门槛,一边还给自己打气说:“放大了胆,大……大胆地进去!”

  清明节,陈伯愚与老妻同去上坟,遇见陈大官也为双亲上坟,知其尚知悔改,认为义子。陈大官换了衣帽,跟随叔父回家,刚走了几步,忽然以手抚胸,做出难受的样子。陈伯愚问他:“儿呀!怎么样了?”陈大官用京白有气无力地说:“我呀,还没吃晚饭哪!”陈伯愚说:“随为父开饭去呀!”二人同笑,陈伯愚挽着大官的手下场,戏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

  例三:有一次,周信芳与袁世海在上海合演《打严嵩》,袁世海饰严嵩。剧终,严嵩应向邹应龙拱手称谢。那天,袁世海临时改用上海话说:“麒麟童(周信芳艺名),阿啦夏夏侬(我谢谢你)。”顿时台下观众笑声、掌声四起,持续了好几分钟。

  还有一次,马连良与张君秋合演《游龙戏凤》,张君秋扮演的李凤姐不知住店的客人是微服出京的正德皇帝,把酒席摆好以后问道:“军爷你看可好哇?”扮演正德皇帝的马连良出人意料地用英语回答:“Very good!(好极了)”一位风流的大明天子竟然说了一句英语,而且出自名角马连良之口,台下观众始而一愣,接着是一片笑声。

  京剧里的笑料太多了,可以编成一本《京剧笑话集》,本文所谈只是一鳞半爪。京剧中的笑料多与剧情紧密联系,必须熟悉剧情,才能体味那些可笑之处的妙处;体味那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具有中国特色的讽刺与幽默,那真是一种享受,和听相声艺术大师侯宝林的相声一样过瘾。(石呈祥)

  (摘编自《凡人品戏——梨园花瓣集》)


上一篇:中华文艺传承民间文艺民俗-舍巴

下一篇:中华文艺传承戏剧-川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