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那些不知学名的草


  乡下田间沟渠边的草像乡下的孩子,无人管束,无病无灾,任随风吹日晒,恣意疯长。那些不知学名的草儿,逢土生根,不求土质好孬,给点阳关雨露,照样长出一片茂盛;那些不知学名的草儿,一味地疯长,不在乎自己是否有名有份,在乎的是诠释生命的顽强,一两朵花儿藏于碧绿丛中,是草儿的骄傲和自豪,也是它们繁衍生命的延续;那些不知学名的草儿,春夏秋是它们畅想生命的欢乐时光,即使萧条的冬天,它们也不甘寂寞,在地下蓄足天地之精华,完全忘却地上枯黄的体身,哪怕野火焚烧也不流泪,因为灰烬以后,不远的春天又会给它们注入新的力量,配以一袭华美的盛装装扮属于自己的天地……对那些不知学名的草儿,无怨无悔对生命的热爱和讴歌的心态,我时常以一个自然界生命个体对它们顶礼膜拜……
  巴连根
  巴连根草是乡村土地最亲密的精灵,它们匍匐在土地之上,成了土地最忠诚的守护神。河提上有细土滑落,一只鸟儿因调皮或是不忍看到细土稀释于流动的河水中没了踪影,有意叼来一两根巴连根的草根,随着自己滑翔的剪影,巴连根的草根像一片羽毛飘落在那处滑落细土的河堤上,随即它像带着某种守护的使命,不遗余力,扎根,吐绿,安营扎寨,一两个月,或是一两年,易滑土的河堤因巴连根草的繁衍,像一个钢铁战士守护起滚滚向东流逝的河水……
  田埂是乡下孩子最乐意赤脚行走的路,此路没有钢筋混凝土的冷酷硌脚,没有玻璃碎片的无情伤脚;有的是松软泥土的养脚接地气,有的是巴连根的亲昵扰痒……乡下孩子的双脚是很少有脚气的,是因巴连根的亲昵?又或是接地气?要不常浸濡露水?乡下孩子无心去分析寻求答案,他们有心的是,一时嘴中无味,拽一把巴连根,去掉草叶,嚼嚼带泥的巴连根的根,丝丝甜汁濡染孩子的味蕾,咽其甜汁,吐其根渣,顾不上摸一下嘴角的泥土,孩子带着满足,和同伴,乃至各家的狗,又奔跑跳跃在田埂上……
  盛夏沟渠的水一涨再涨,疯长在沟渠边的茂盛的巴连根,一半淹没在水中,一半覆盖在沟渠上,乡下孩子再也按捺不住对水的喜悦,会“狗爬式”的,不会凫水的,一个个光腚跳入一人深的沟渠里的水中,比赛着憋气的长短、仰泳的技艺……正当大伙儿戏水得正欢时,不知谁人惊慌失措惊叫了一声,二狗蛋哪去了?胆小的吓哭了,胆大的跃出水面搜寻……五六米外,二狗蛋像一只落水狗,手舞足蹈着拍着水,他的头时而露出水面,时而没头端,这时大家才惊觉起,二狗蛋不会凫水,再不去救他,会没命的!于是大家手拉手,一字排开,会凫水的淌向渠水深处向二狗蛋靠近,不会凫水的挨近渠边,淌向水深处的再三大声朝挨近渠边的孩子嚷,抓紧渠边的巴连根!死命地抓紧!……胆大的终于抓到了二狗蛋的手,二狗蛋使出浑身力气把抓住他的孩子按入水中,自己出水“啊!”一声哭开了,胆大的孩子一边憋气沉入水中,一边摆脱二狗蛋乱舞的手,露出水面,朝大伙儿嚷上一句,大家使劲拉!千万别松巴连根……二狗蛋得救了!几个孩子笑出了眼泪……二狗蛋回过神来感谢那个胆大孩子和大家救了他的命,胆大的孩子摸了一把脸冲二狗蛋说,还得感谢巴连根!……当大伙儿一个也不少坐在渠边巴连根上回味刚刚心悸担心受怕的一幕时,那个胆大的孩子左脚掌上流淌出一摊殷红的血,大家唏嘘起来,胆大的孩子倒也镇定说,没事!刚救二狗蛋时不慎踩到了河蚌划的,给我嚼把巴连根的根敷上,就能止血……孩子们他一嘴,你一嘴咀嚼起巴连根,二狗蛋嚼得尤其认真……
  野喇叭
  野喇叭草,是乡下女孩最喜欢的草,一因野喇叭,草叶嫩,藤蔓盛,不但长毛兔爱吃,猪、鸡鸭鹅、羊都爱吃,甚至食肉的狗和猫,有时看食草动物家禽贪吃野喇叭,也装模作样吃上一两口;二因野喇叭或粉或紫的喇叭花,花小而精致,一朵两朵,数不胜数,盛开于藤蔓上,像彩色的号角,扯一枝野喇叭的藤蔓,缠绕于乡下女孩乌黑的发梢,发梢上盛开的喇叭花,顿时映得乡下女孩的笑脸俏丽起来,洒满乡间田野的甜美歌声,撩得不远处一对谈情说爱的野鸡,跟着欢啼起来……
  野喇叭不因自己能开出美丽的喇叭花,就对自己的生长环境有所选择,她依然和那些不知学名的草儿,逢土便生,田间、荒河堤、甚至乡间屋后碎砖缝间都现野喇叭的倩影;野喇叭的藤蔓不附权贵,枝枝充满母性,遇竿便攀,遇藤即缠,扩张生长空间,充足吮吸阳光雨露,为的是那朵朵即将盛开的喇叭花提供足够的营养。于是,早几日,庭院篱笆上一两枝纤细的野喇叭像个营养不良的孩子艰难地攀附其上,看得人怜、心软;谁知一场春雨后,差点把那两株纤细的野喇叭忘却了,蓦然一天,在一连串狗对着篱笆吠叫时,才发现,往日干枯的篱笆已被一片碧绿缠绕得没有缝隙,碧绿的篱笆上还探出几朵或粉或紫的喇叭花来,在你感叹野喇叭顽强生命力的同时,自家的狗也对朵朵喇叭花多情地吠叫起来……
  野喇叭的藤蔓缠绕于那些不知名的草儿的高茎上,无农人问津,一旦侵占麦地,缠绕于扬花抽穗的麦苗上,那是有碍于麦苗的成长,农人孰能无忍,背着装有除草剂的喷雾器准备对野喇叭来个大杀戒。眼尖的乡村女孩端倪出大人的动机,找出理由,说喷洒除草剂虽杀死了野喇叭,但对麦苗也有杀伤力呀,与其药除,不如人工摘铲,摘铲回来还可当家畜的食料……大人见孩子讲的有理,真卸下了喷雾器,把摘除野喇叭的任务交给了乡下女孩。
  乡下女孩呼朋唤友,采摘野喇叭喽!采摘野喇叭是乡下女孩最爱干的农活,一是采花扯藤是个巧活 ,二是采摘野喇叭时,属于闺蜜们爱美的私密空间,戴一朵在发间,抢眼,戴三两朵于头顶,看自己喜欢,头上插满喇叭花,粉红一头,紫嫣映脸,大伙开心,自个美心……
  三五个女孩子,一边身背打猪草的网包,一边一字排开采摘缠绕麦地的野喇叭,说着各自的心事,戴着自认为美的喇叭花,二丫最喜欢紫喇叭,招娣喜爱粉喇叭,粉红则爱扯一根嫩绿的野喇叭藤蔓缠绕于额头……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像快乐的鸟儿,丑美着,劳动着;有人哼起了歌,有人则放开喉咙对着天空高声唱起歌来……人人身后的网包鼓起来,头上的喇叭花盖过了乌黑的麻花辫子,朵朵或红或紫,或含苞或怒放的喇叭花,随着女孩们歌唱时欢快摆头的姿势,恣意盎然欢快着,盛开着,芬芳着……
  刺刺草
  刺刺草是乡下孩子无人问津的草,因它的叶边带刺,或因它喜长于坟茔地;刺刺草,孩子不关心,自然家畜也不理,刺刺草像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需人怜,无需人爱,只求自己长在乱岗坟地,一味地维护着生命的尊严,一味地盛开着属于自己的花,守护着属于自己的暗香,随着季节的变换,自生自灭……
  一直以为刺刺草的刺就是草的花,殊不知,一次野钓,误入一片坟地,偶遇刺刺草,竟然发现刺刺草的花是如此的美丽,紫红的球茎花,丝丝花蕊呈环;避开带刺的叶,摘一朵刺刺草花在手,花香浓郁,简直不敢相信此花盛开在乱岗坟中的刺刺草上。掐茎采花,茎秆溢出洁白如乳的汁,那定是花离开母体流下的泪,尽管刺刺草的花再好看,香再浓郁,我不忍采摘第二朵,因不愿看到一朵花对着母体的草流泪……于是,我猜想,刺刺草是一种含情的草。
  那一次的误入乱岗坟茔,是我与刺刺草偶遇的缘分,恰逢刺刺草花盛开的季节偶遇,更是一种生命情怀……那一次,我鱼没钓到,竟沉浸在一片刺刺草花盛开的花香中,忽略了对坟茔地的恐惧。临走时,我忘了刺刺草叶上的刺,连根拔起一棵开着两朵花的刺刺草,一路端详刺刺草,一路闻着花香……路遇耕地牵牛而归的曹叔,他一见我手上的刺刺草,两眼眯笑说——只有老牛不怕草刺,爱吃刺刺草!一时,我以为曹叔跟我玩笑,把草伸到牛舌前,老牛连看都不看,舌头一卷,便把我手中的刺刺草,连同花儿卷入口中,慢悠悠地咀嚼起来……刺刺草也有牲畜青睐呀!
  原来,世间的一切花草,生有缘,开有情,叶枯有季,花开有时……


上一篇:我心目中的当代文学

下一篇:讲理与讲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