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留恋家乡的炊烟


   迎着秋的暮色,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回头望去,升起的袅袅炊烟,缭绕在村庄的上空,犹如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在空中翩翩起舞,如诗如画。耳畔回荡起母亲熟悉又亲切呼喊乳名的声音,我陶醉在幸福之中。炊烟勾起了我的回忆。不管走多远,儿行千里母担忧,我永远都是妈妈最重的挂牵。不管走在哪里,我心中有你——我亲爱的妈妈。

   也许是年龄大的缘故,总爱怀旧。近年来由于工作环境的变化,不仅住上了楼,还有了车。虽然父母早已去了天堂,但不时总想回老家看看。每次回到老家,一看到漂浮在家乡上空的缕缕炊烟,就感到那么的亲切。故乡的炊烟中淡淡的草木灰的香气,扑面而来。缕缕炊烟袅袅升起,飘向晴朗的天空。被微风扯成丝丝缕缕,微微飘动着,撒娇地投进天空的怀抱,与白云亲密地拥吻,我同故乡的炊烟一起进入甜蜜的梦乡。故乡在我的梦中越来越美丽。

   我留恋家乡的炊烟。小的时候,特别是夏天蚊虫多的季节,炊烟是最好的驱虫剂。在那个年代,我根本不知道电是啥东西,电风扇,空调谁做梦也想不到。家乡有句农谚:打伞不如云遮日,煽扇子不如自来风。为了让全家人能吃顿舒服的晚饭,妈妈常常是将饭桌放在门洞子里,那可是最凉快的地方。其实原因很简单,门洞子由于对流的缘故,即使是没风的傍晚,也会产生很强的有风的感觉。一家人会在凉爽的环境中愉快地用晚餐。不过这个时候也是蚊子最多的时候,见不得阳光的蚊子已经饿了一天,匆忙的寻找属于它的晚餐,蚊子没有眼睛,但它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很远处就能闻到人体的气味。有的时候当一家人还没坐全,贪婪的蚊子已经捷足先登,蚊子十分喜欢小孩子的气味,为了我们不被蚊子咬了,妈妈宁愿不吃饭,也要在饭桌来风的一侧,点一堆用湿柴草为原料的篝火。点这样的篝火可有学问,要只产烟不燃烧:而产的烟还能让人忍耐,还不至于将人呛咳嗽了。因为蚊子怕烟,在那种淡淡的烟雾中,我们会愉快地用晚餐。老家将这种用湿柴草驱蚊子的方法称为“熏蚊子”。

   夜里睡觉,妈妈会为我们点起一束用艾蒿拧成的“火绳”,艾蒿拧成的“火绳”可真是宝贝,点着后燃烧的速度非常慢,散出缕缕轻轻的烟雾,产生淡淡的清香,这气味能让人产生一种耳聪目明的感觉,闻着即醉人又舒心,这种气味对蚊子有灭杀作用,蚊子是敬而远之的。有燃烧的火绳在身边,我们会睡一个囫囵觉。现在想想,家乡的火绳是最原始的闻香,是纯天然无污染绿色环保用品。那时哪家都得储备下许多盘火绳。

   老家在一个偏远的农村,平时地里活多,通常人们要起早做饭,天刚蒙蒙亮,整个村子就被笼罩在袅袅炊烟中,空气中散发着潮湿的牲口粪便气味,雾霭中村子里的公鸡高傲地啼叫,小狗在房檐下缩成一团。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已经冒出了缕缕飘渺的炊烟。有炊烟弥漫着,清晨的雾气就显得格外重,从远处看,树影雾雾绰绰的、庄稼和林子笼罩在一层薄薄的烟雾中。

   在寒冷的冬天,母亲也会早早起床,轻轻地打开门,怕将我们惊醒,冒着呼啸的北风,也许还有鹅毛大雪,抱一捆柴禾,放灶堂里点燃,随着烟囱冒出浓浓的烟雾,我们睡的火炕会越来越热乎。在我国北方广大农村,人们只是靠火炕来取暖。俗称“炕热屋子暖”。天亮了,为了我们能睡热乎乎的回笼觉,妈妈要日复一日的重复她的烧炕做饭,伺候一家老少,还要做养猪喂鸡等干不完的家务,好多的时候,睡在热乎乎的火炕上,听着外边呼呼的北风嚎叫,真的不想起床,多数的时候是妈妈已经将早饭做好了,几次叫我们起来吃饭,我们才懒洋洋的起床。

   在东北有一句农谚:“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农历进入了腊月,是一年最冷的日子,家乡还有一说法:腊八这一天,谁家的烟囱先冒烟,谁家的地里高粱先红尖。为讨一个吉利,在那样的冷天中,妈妈会起来的更早,真难为她老人家了。

   带着审美的眼光去看故乡清晨的炊烟是最美的一道风景。淡淡的蓝蓝的炊烟,在农家小院里的房舍上、绿树上弥漫,让人想起清晨山野树林里飘动的雾霭。晨风吹来,村庄便脱去轻纱迷雾般的睡衣,裸露出乡村初醒的清新与美丽。这时,拍打翅膀的鸡,蹒跚的牛,乱窜的狗,蹦跳的孩子,散步的老汉,屋顶的炊烟,无不生机盎然,醉人眼目。尤其是公鸡拍着花哨的翅膀飞到墙头、栅栏之上,骄傲地高叫着,往往要缠住看上的母鸡调戏一番,更是渲染着故乡清晨的气氛。这样的早晨,让人感到神清气爽,无比愉悦。

   黄昏的炊烟,从高矮不一的房顶袅袅升起,在晚霞的照射下,缭绕在炊烟里的小村落,升腾着一种朴实,一种单纯,越发显得古朴、恬静、美丽动人。烟缕渲染着黄昏的景色,农田里劳作的人们在炊烟的呼唤下,开着拖拉机、摩托车回来了。顿时,牛的哞哞声,拖拉机、摩托车的隆隆声,狗咬声,鸡叫声,人们熙熙攘攘说话嚷声……将炊烟下村庄的黄昏变得更加鲜活充实。

   夜幕就像块黑布似的,使小村里的炊烟缓缓地融入夜幕,被无边的夜幕同化。吃过晚饭的人们带着炊烟的乐趣,陆陆续续地来到村文化广场,舞曲的声音更大了,演出台前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们,歌舞声,欢乐声、掌声构成了山村特有文化大餐,有时不知深浅的女人们还会说些俏皮话,个别胆大些,甚至调皮的男人还会说几句荤话让大家发笑:在女人的脸或屁股上拧一把也不算出格。山村自有山村的生活风味。

   不知道故乡的炊烟在其他人心中是一个什么概念,但对我来说,是连接我生命的血脉。即便是很长时间不在故乡生活,依然思恋故乡的炊烟,感觉那氤氲在心中的情结,无法用其它再美丽的东西所能取代。

   家乡的炊烟,是那么的亲切、自然,总让人有一种归家后的甜蜜和疲惫时的抚慰。好想再嗅一嗅故乡炊烟的味道,好想再一次闻一闻锅台旁边腾腾的香气,更想闻闻妈妈的气味。

   家乡的炊烟是我永远的眷恋!

   (史庆有)


上一篇:水墨画中游弋

下一篇:故乡那条小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