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故乡那条小河


  在我家老屋程家晓湾背后,有一条长流不息的小河。这条小河发源于四川盆地东北部明月山的一个溶洞,绢绢细流穿过两山之间的一峡谷,从悬崖飞流直下,与山脚一煤窑流出的水会合,在浅丘与平坝之间,象一条爬行的长蛇,蜿蜒前行,长流不息。

  小时候,我只看见这条小河从高高的西山上流下来,曲里拐弯,流经我家老屋背后,穿过马峡口,一直向东流去。我一直以为它流到几十里外的冒河寨脚下,汇入卧龙河。近日,我翻阅老家重庆市垫江县的地图,才找到这条小河的流经线路。原来,这条小河穿越马峡口向东流不远,就被一匹绵延不断、形似城墙的丘陵挡住了去路,随即一个直角拐弯,由东向南流去,沿着丘陵走向,经澄溪,过海棠,沿途接纳多条支流,象一条白练平缓绕过云台后,终于找到穿过那匹丘陵的缺口,于是集蓄力量,奔涌而出,流向东南方,汇入龙溪河,流进浩浩荡荡的长寿湖,最后注入滚滚长江。

  虽然它是一条无名小河,但承载着我儿时许多美好的记忆。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每逢冬腊月农闲时,十来岁的我经常随三姑和堂姐上山割柴。从老屋出门,走上河堤,逆流而上,行至山脚,抬头就望见两山峡谷中流出一股清泉,从一高悬的石崖飞流直下,形成一条细长的瀑布,悬挂在半山腰;沿着蜿蜒的溪流,爬行在崎岖的山道上,“哗哗”的流水声响彻耳畔,一眼眼碧绿的积水深潭,一条条悬挂的细长瀑布,令人目不暇接!每次上山割柴行走到这里,我都被这幅山水美景吸引,尽管爬山累得气喘吁吁,汗湿衣衫,但每次都激动得大呼小叫,流连忘返!

  早些年,这条发源于西山溶洞的小河,宽不过六米,河水不大,流速不湍急,浅处淹至膝盖,每遇转弯处就有一个积水潭,那一个个水潭水或深过腰,或淹及腿部。由于未受污染,河水清澈见底,一群群小鱼儿在河流中任意穿行,尤其是那一个个积水潭的鱼儿最多。于是,那一个个积水潭便成了小伙伴们夏日戏水消暑的好去处。每逢酷暑难熬的炎炎夏日,我与小伙伴们常常跑到这条小河里疯玩,一个个脱得一丝不挂,跳入水潭里,尽情地享受河水带来的凉快,任由成群结队的鱼儿对肢体的碰撞和抚摸,然后便摸鱼儿、捉螃蟹。每次下河不疯一两个钟头,是决不会上岸的。儿时与小伙伴在小河里戏嬉打闹的情景,深深刻印在我脑海里,不时浮现在眼前,令我留念,难以忘怀。

  还有更让我难以忘怀的野生美味。我妈的一个么舅,是个捕捉甲鱼的能手,只见他时常头戴一顶草帽,身背一帆布袋子,手持一鱼杆,沿着小河来回行走,寻找甲鱼的蛛丝马迹。他每次来都能捕捉到几个野生甲鱼,每次都要送给我家一个,并指导我妈煮一锅味道鲜美的甲鱼汤,让我们兄妹几个美美饱餐一顿。在那个缺粮少油、饥肠咕噜的年月,能吃上野生甲鱼肉,那可是一般人吃不到的美味佳肴啊!每次饱口福后,让我们兄妹几个要回味好长时间,并时常盼望着么舅公再来。我记得,那几年么舅公确实来过几次,每次都给我家送来一个野生甲鱼。几十年过去了,我还念想当年那碗野生甲鱼汤的美味!

  然而,好景不长。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西山脚下,也就是这条小河的上游,已经停产多年的一家县办铁厂恢复生产,还新建了洗煤厂和焦炭厂。从此,这条小河厄运降临。河床被煤渣煤矸石填高,河水由清变黑且昏浊了,生态随之发生了变化,再也看不见清澈见底的河水和鱼翔浅底的美景;螃蟹、甲鱼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媳妇姑娘们再也不敢在河边淘菜、洗衣了……

  更可恶的是,每年夏季汛期,一下暴雨,山洪席卷煤渣、煤矸石,直冲而下,冲决了河堤,冲毁了两岸的稻田。尤其是老家在河边的那片稻田,几乎年年遭洪灾,不是被洪水淹没,就是被煤渣煤石填平。每次洪水过后,生产队长就组织全队男女老少,挥锄扬锹,肩挑背扛,挑走泥沙,搬走煤石,修筑河堤,平整稻田。那几年,老家的父老乡亲与洪灾进行了不懈斗争,尽管付出了很多辛劳和汗水,但常常被无情的洪水冲毁,或颗粒无收,或收获甚微。

   时光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西山脚下那铁厂、煤矿相继关闭,这条小河重获新生,河水由黑昏变清澈,生态逐步恢复。特别是后来修筑沪蓉高速公路,穿越明月山的隧道就在这条小河上游的边上。据老屋的长辈讲,在挖掘隧道时,施工队不慎将山脉的阴河挖漏,使这条小河的水流量倍增,而远在20多里以外的县城那段山上的河流、溶洞的水流量却剧减,尤其使县城饮水源之一白龙洞的水急剧下降乃至枯竭,影响到市民的生活用水;穿行环绕县城的桂溪河也因上游来水不足,影响县城滨河景观。情急之下,县政府不得不组织人力沿山脚挖沟修堰,从我老屋背后那条小河引水接济县城,以确保县城桂溪河和正在打造的湿地公园常年水量充沛。于是,每当我在县城滨河步行道上散步,看到那奔流不息的河水,心里就升腾起一种亲近感和自豪感。

  今年清明节,我回老屋祭祖扫墓,特意绕道经过那条小河。小河还是我儿时记忆的模样,河床不宽,两岸河堤略有增高加固。河水清澈透明,流量大且流速快,不时荡起一层层波澜,沾起一朵朵美丽的浪花,“哗哗”欢快的流水声,不断地敲击我耳畔,似乎在向曾经亲近过它的戏水顽童打招呼,向我这个远道归来的游子诉说它过去几十年跌宕起伏的命运。我走下河堤,双手捧起河水喝了一大口,感觉甘甜清凉,然后捧水洗脸,倍感凉爽惬意。我不由感叹:这一河清水何不充分利用,让它白白流走好可惜啊!正在河边田间劳作的一位隔房堂叔对我说:市县领导曾经来考察过几次,可提取水样经检测,河水含矿物质多,尤其含硫量大,因此人不能饮用,只能用于灌溉。如今已经引走一股河水接济县城,市县有关部门正在想办法充分开发利用这一河水哩!

  听了堂叔的一席话,我感慨万端,沉思良久:没有小溪,哪有河流,没有无数小河流的汇聚,哪有大河大江?家乡的这条无名小河,虽然曾经遭受过污染和生态破坏,但随着生态文明、和谐发展的脚步,使其重获新生。今天,你看它以长流不息的姿态,以无比欢快的流水声音,冲破重重险阻,一路高歌前行,流向大河,注入长江,奔向大海,以它绢绢细流滋润沿河两岸稻谷飘香,以它绵薄之力助推人类繁衍生息和万物生长……


上一篇:留恋家乡的炊烟

下一篇:最美不过是清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