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超越梦想一起飞


  中专毕业那会,没有事情做。不是不去找工作,而是根本找不到。一开始以为自己在学校里办了文学社,发表了文章,而且读了那么多名著,找个工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学校推荐到广州深圳工厂上班的机会,就放弃了。每天在大的人才市场里投简历,到黑中介里去问询。大的人才市场投的简历基本上都石沉大海,黑中介里交的几块钱除了心疼很久和用挨饿来节省回来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再去,黑中介老板就继续忽悠我们再交费介绍好工作,要不就是一直见不到老板。找不到工作,父母给的钱也花完了,只有回家。回家之后就无聊、就痛苦、就恨自己。迷茫的底层生活和美好的愿景交织着。鸡鸣狗吠与曾经学校的呼风唤雨在睡梦中遭遇。从母亲手中再次拿到一点钱后,又去合肥找工作。这样重复了几次,开始母亲在我回家之后几天就会想一切办法给我搞到一点钱,可是慢慢的她也看不到希望了,在家呆的时间也就长了。在家呆着,没有事情做。

  从初中到在合肥一起上学的罗运祥、尹若强和我家离的不远。没事做的罗运祥在干了一年的修路小工之后决定去当兵了,希望能有个未来。在他等待去当兵的那段时间,我就经常去他家里。很多时候我以及尹若强罗运祥三人在一起。依然谈理想、谈努力、谈所有成功的人都是要经历这些磨难和痛苦的过程。罗运祥的母亲当时腿有点不方便,他的父亲又在外地打工去了。田地里的活就只能是他干了,我们一起在田地里边干活,边谈梦想。夜晚在昏暗的电灯之下喝块儿八毛钱一瓶的啤酒,喝的晕晕乎乎的。之后继续的神吹鬼扯。直到都东倒西歪的呼呼大睡。那段日子是苦的,苦的是我们感觉不到城市的包容,苦的是感觉农村的无奈和落后,苦的是自己与社会还差那么远,远的总让我们害怕。我们想回到农村躲起来,躲进父母的怀抱,躲进鸡鸣狗吠的村子,可是他们却推我们走出去,不是不接纳我们,是希望我们可以去闯出一番天地,可以证明农村人的聪明智慧。

  我们就像初学步的婴儿,颤颤巍巍的往前走,走一步又回头看几眼。在干农活、谈梦想的日子里,我们渐渐的开始适应了城市,适应了从城市最底层开始奋斗的生活。那奋斗是苦的,是没有任何选择的,只要可以吃饱饭,只要可以有地方住,什么苦我们都可以受,只为我们能够在城市立足。我和尹若强一起干起了钢筋工,罗运祥去当了兵。

  转眼,我们已经相识相知23年了。瘦瘦的尹若强现在胖的已经和当初完全两样了,开起了大奔。罗运祥则在转业后进了连云港人事局。一切都在超着二十年前我们在昏暗的等下喝酒时所谈论的梦想前进。共同走过的这些年,我们超越了梦想,获得了无比珍贵的友谊。

  运祥当兵的时候,我去四川广汉给他拿大专毕业证。回来的时候钱只够买一张车票钱,我在绿皮火车上饿了两天两夜。回到运祥家的时候,他妈妈做了两大海碗的水饺,我真的是狼吞虎咽的吃了。和若强一起在湖北走山路,一走就是几十里。吃路边刚成熟的豌豆。睡河边的沙滩......

  二十三年我们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为实现梦想而一起奋斗的意义。去年我们合肥上学的一百多位同学也联系了起来,办了一次盛大的聚会。一起回忆着过去的酸甜苦辣,一起谈论未来的发展。我们是一群超越了梦想的雄鹰,是一群不怕任何困难可以战胜任何困难的勇士。来自底层的我们,凝聚在一起,超越梦想一起飞!飞翔在天空之上。

  (李多善)

 


上一篇:抚今追昔长江边

下一篇:在心中那片美丽的草原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