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在心中那片美丽的草原上


        风印象:地球之角

   听起来“地球之角”这个名字很浪漫,实际上这里特别的偏僻,守备部队驻守的“嗷都木”,在蒙语里是“前面再没有人烟的地方”,然而这里并不是人迹罕至,并不是没有魅力,更不是与浪漫隔绝,但我还是喜欢把这里叫做“地球之角”。

   这里的静,让人能够听得清风儿掠过草尖的声音;这里的美,是那些没有被欣赏的烂漫花朵。仰卧在山坡之上,看天高云淡,嗅原野气息,草叶含在嘴间,也能发出鸟儿一样的鸣唱。放眼望去,湛蓝色的天空和碧绿的草场,让人感怀享之不尽的空旷;灰蓝色的山峰和戈壁沙漠的浪线横亘在天际,心情宽敞,遐想无限,让人不禁想起印象中的版画。仔细倾听,啾啾鸟鸣是这个世界最多的声响,尽管相隔遥远也会绵绵不断地传入耳鼓;花香袭人,轻风吹荡着一屡屡温馨。荒原并不缺少生机,偏僻并不影响爱恋,天下每一个地方都会有着独特的美妙,只是需要你去细心地把它发现。科尔沁,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偶尔也会有羊群、马群从身边经过,享用那些丰盛的水草。畜群是自由“飘荡”的,因为很少能够见到有主人守在一旁,它们多是长年累月游弋在草原上,三五成群的牧羊犬是部落的管理者,它们时而聚集在一起,时而奔行在畜群四周,既起到约束作用也起到保护作用。这些牧羊犬身材魁伟健壮,勇猛不逊于狮虎,孤狼野猪一般都不是它们的对手,它们就是这里见得最多的生灵。

   这里不是旅游区,无边的美丽很少有人能够享用。这里不是军事区,在祖国最边远的塞外,想来这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遥远,但它并不荒蛮。它静默,但它却依然孤独地美丽着。

   我们的青春就放牧在这片烂漫的草原之上,和这大自然一样,虽然无人喝彩,但逡巡的鸟儿知道,盘旋的苍鹰知道。

   春来,绿野千里,花海起伏。冬至,雪国洁白,晶莹剔透。美丽在这一刻凝聚,浪漫在这一刻定格。我在这里足足待了四年时间,身在其中的时候很少细心去欣赏周边的一切,离开以后的感念之心却把这里的一切都升华了,这足以说明思念是一种最美丽的情怀。怎么也忘不了那春花开满山坡的灌木丛,怎么也忘不了那流淌在记忆深处的一波溪水,怎么也忘不了那留在祖国边陲的青春岁月。如今虽然已经离开多年了,但我依然想着你——那遥远而美丽的“地球之角”。

  

  

   风印象:天籁之音

   如果没有到过内蒙古大草原,就难以听到这原汁原味的“蒙古族无字民歌”。

   没有字也能称得上是民歌吗?当然是民歌,他们也把这叫做长调,而且这是蒙古族独有的。

   辽阔的草原,青青的牧场,一条算不上是路的小道,带着两道沟辙,弯曲着伸向遥远的天边,上午的空气格外清新,湿润的气息在草场上蔓延着。你听,“啊哈嗨咿呀——咿呀咿呀,嗷号哎……”的歌唱声从远方绵延不断地传来,在还看不到人影的时候,那歌声就已经很清晰地飘入了耳鼓。仔细听来,曲调宛转悠扬,让人一听就能感觉到这是典型的原生态表现方式。许久才能够看到歌声的源头,一架牛拉的“勒勒车”在路的那头正不紧不慢地一扭一晃地走来,但还是始终看不到那歌唱者,等稍近些才发现,原来人家是平躺在车板上,任凭识路的牛儿自由地走,人家索性独自地面向晴天,怀抱鞭子,翘着二郎腿对着空旷的原野倾情地吟唱着。但人家只是普通牧民,也许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演唱。与其说是唱,还莫不如说那是在随意的抒发。曲调随情感抑扬顿挫,时而高亢洪亮,时而缠绵细微,给人一种很是享受的感觉。

   蒙古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几乎人人都有着很高超的歌舞天赋,“吆喝”一曲无字歌,当然只是小露一手。这歌声是属于纯自然的,是在任何舞台上都无法表现出来的演唱风格,大地是他的舞台,天空是他的幕布,微风是他的音响,而观众大概只有那漫无边际的绿草。这情景是我带着军区政治部于丽华深入前哨采风时偶尔遇到的,因为印象至深,致使多少年以后终不能忘怀。

   在平时,牧羊的女人骑在马上也会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但我还是喜欢听那些男人唱出来的歌,充满浑厚的韵味,当然这都是无伴奏的清唱。虽然蒙古包里马头琴弹唱更为欢快一些,但却总是让人感到野外的无字歌才是天籁之音。那歌声唱得人心情荡漾,着人喜欢却不是谁都可以学的上来的,部队有一名叫单文峰的副班长,歌唱得好,对于这“蒙古族无字民歌”虽然能够学得真够象的,但也终不能比及。“蒙古族无字民歌”其出神入化的程度,也许只可意会,不可描述。

   草原就是草原,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绿色葱笼,象一张巨型地毯铺展在塞北的大地上。那草原犹如鬼斧神工一般的整齐,这里没有常见的杂草丛生,所有的只是那看在眼里齐刷刷嫩草,那醉心的绿一直绵延到视野望不到的地方。

   春季到来后,山岗上那些矮小的灌木丛开始吐露芳香,粉红色的花蕊灿若朝霞,美得让人流连不止。信马由缰,马蹄就在花丛中飞驰,千娇百媚的野花遍地绽放,伏下身来,就可以掠起一把,插在项下,能够随时嗅到花香,却怎么也带不走这无边的春色。草原上的天空湛蓝剔透,分外高远,躺在山岗下的花丛之中,仰望高天流云,耳边有清风滚过,面前有彩蝶纷飞,整个身心都会融入这片美丽的花海。

  

风印象:烈性之源

   草原一如想象的辽阔、平展,这里本没有路,可以任意地去纵马行车,根本不必担心会有颠簸。科尔沁草原上的牧人有骑马放牧的,有开着摩托车放牧的,也有没人看管的牧群,只有几只硕大的牧羊犬游走在群落边缘。羊群向你走来了,那是牧人从山坳里推出的一片早晨的白云。牛群向你走来了,那是塞外草原培育出来的褐色生灵。马群向你走来了,那是一出万马奔腾、万马齐喑的大汇演。

   特别是马群那奔腾的景象,让人感觉荡气回肠,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千百年来,这里都是出产战马的地方,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宝马良驹曾在这里纵横驰骋。这里的马群与平常看到的马大不相同,草原的马个头高大雄劲而彪悍,由于常年不吃粮食的原因,毛色有些粗糙却又不失威武,野性之中透射着桀骜不驯的属性。奔腾的马群里不时会有烈马乍起鬃毛,前蹄腾空,引颈长嘶,似有一呼百应的效果,那接踵而至的叫声此起彼伏,长时间回荡在草原上。哒哒哒,它们蹄间的尘土卷起十里狂飙;哒哒哒,它们雄风千年仿佛穿越远古而来,哒哒哒,它们每一个蹄音都在叩击着人的心灵。看着看着,不由得让人感到内心之中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气势在不断膨胀,溢于言表的豪情喷薄而出随风飞扬,此时人们会不知不觉的与马群同嘶、同啸、同鸣,会不由自主的与之共奔、共驰、共舞,这种生命之巅的享受会让人如痴、如狂、如醉……

   这不是赛马,这是不受任何操纵的野性奔放,是草原才给人原始的回归。

   雨季过后,草原上显现出一片清新景象。几个人拉横排走过,草丛中的白色蘑菇一会儿就能拣上一大包。找一处蒙古包停留下来,点上篝火,架起吊锅,把白蘑放入新鲜辣椒烹炒,一会儿就能闻到香味四溢。在清澈的马蹄声中,放牧归来的姑娘们翻身下马,嬉闹着奔入蒙古包,稍事就会有一桌摆满奶豆腐、奶茶、马奶酒等食品招待远来的客人。席间,老牧人会为你弹奏上一曲马头琴乐曲,姑娘们则会捧出用小碗盛满的美酒,屈膝垂首敬献到你的面前,你不接人家是不会起身的,盛情之下无论会不会饮酒都得起身接下来,欢快的敬酒歌声中更是让人深深地体会到那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一碗烈酒下肚,万马奔腾的感觉又在胸间陡然升起……

   草原上,充满了美感。草原上,洋溢着激情。

   


上一篇:超越梦想一起飞

下一篇:我人生的一万个跟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