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09月 10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桑榆志趣在丹青


人生是一个过程。当你走到花甲之年,一旦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就会如释负重。有的人感觉轻松了、豁达了、开朗了;有的人则感觉变老了、消沉了、颓废了。此时,生命的航船驶向哪儿?人生往往需要重新定位。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人各有志,莫能强求。
陈武先生应属于智者。几十年来,他任劳任怨,勤奋工作,一步步从普通科员成长为县级领导,后来又在市建委和市政协等多个部门担任过领导职务。2007年退出领导岗位后,他不失落、不气馁、不怨天尤人,谢绝多位好友的邀请,却一头扎进书画工作室,倾情翰墨丹青,潜心书画创作。从此开辟了新的生活领域,专心在笔墨意趣中张显人格魅力,走向人生的新境界。
陈武先生之所以能够开辟新境界,进入新领域,与多年来他一贯坚持的业余爱好有关。他自幼酷爱书画,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坚持挥毫泼墨,写字画画。他的绘画继承八大山人、李苦禅、潘天寿、王雪涛等国画大师,擅长写意花鸟;书法继承王羲之、王献之、于右任等书法名流,擅长行书。退休后,他更是痴情于笔墨,躬耕不辍。他远摹近追,广交书画贤达,使书画艺术日臻成熟,风格自成一体。正是一贯坚持的业余爱好,才为他退休后施展才华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陈武先生的书画作品继承了古代文人画的传统,并赋予书画以生机勃勃的时代气息。所谓文人画,“知画之为物。是性灵者也,思想者也,活动者也,非器械者也,非单纯者也。”近代著名艺术家陈衡恪认为,“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文人画是一种综合型艺术,集文学、书法、绘画及篆刻艺术为一体,是画家多方面文化素养的集中体现,“不在画里考究艺术上功夫,必须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由于他十分注重文学修养对书画作品的浸润作用,所以其绘画作品线条灵动,色彩明朗,略脱形似,方显神韵。如绘画作品《渭水风光》,展现出渭水岸边旖旎的风光:兰香鹤鸣,荷红莲碧,山青水秀。
文人书画重意,让人回味无穷。书画家多方面的文化素养,在书法作品上的表现更为鲜明。书法中的点、线和笔画间的排列组合,不但是构成艺术形象的基本元素,而且更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运笔的轻重缓急,点线的粗细疏密所形成的特有的节奏和韵律,都能充分体现出画家创作过程中特有的心态、气质和个性。书者如将这些技法综合运用,就能做到整幅作品的气息贯通,笔画断而意连。在陈武先生的书法作品中,这种艺术追求得到充分的表达。如草书作品——岳飞的《满江红》,笔力苍劲,线条流畅,浓淡相宜,是作者思绪和审美观的充分表达。
文人画重墨趣,运用墨干湿浓淡的微妙变化,描绘绚丽多彩的大自然。中国传统书画中的文人画,画中带有文人情趣,画外展现着文人精神,其本质在于笔墨线条语言所承载的生命意识,让欣赏者在画外看出文人之感想。我们可从陈武先生的花鸟画《松鹤情》中,读出一种远离喧嚣与浮躁的淡泊;从《野旷沙岸静》中读出一种脱去俗尘和浮靡的宁静;从《身思高远》中读出了一种风物放眼的雅量。这些作品的内涵和象征意义,无疑是作者对当今文化多元、观念多元时代人生价值的深入思考,对崇高与美好的向往。
书法绘画是一种视觉艺术。如果没有情感的滋润,抽象的线条就不会幻化为生动的形象,作者的思想也就无法得以充分的表达。故而文人书画非常注重巧妙处理“思”与“趣”的关系。画家透过日常生活的表象,往往会抓住事物的本质。陈武先生赋予笔墨语言以“思”的哲学意蕴,使得他的书画作品充满灵秀的“趣”。欣赏陈武先生的《双鹰图》,我们不仅可从中读出雄鹰的品格,更能感受到“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高瞻远眺。而国画《苍龙》,看似写松,实则“图龙”,意在表现中华民族的图腾崇拜。由此可见,陈武先生的“思”是深刻的,笔墨意趣中传达出的却是作者个人的艺术造诣和生命感悟。
时代的风云变幻,不仅影响着陈武的人生轨迹,也影响着他的审美价值取向。读他的书画作品,会感受到作者与时代脉搏共震,步伐与时代合拍。他的作品所追求的“雅趣”,呈现于书画作品中的思想清朗而明丽。读他的国画《春华秋实》,枝蔓交织,叶荫翠浓,瓜实累累,乡村的泥土香,农家收获的喜悦,跃然纸上。难道不是作者对生活的一种自我解读?再看与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写意画《葫芦》,枝叶藤蔓,用笔简省,重在表现葫芦的丰盈硕美。遵循了文人画重简的传统:无干的皆可简,甚至简到“零”,“零”既是白又是空。空白能给人以深远悠长的的感受。“计白当黑”是最高超的绘画技艺,具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趣味。
文人画有异于专业画家,追求的是综合素养对作品的支撑。陈武先生对此有着比较明晰的认知,因而他在自己的创作过程中努力践行。他的书法作品,师承“二王”书风,其写意花鸟画,师宗八大山人、李苦禅、潘天寿等大师。赏他的立轴《远望》,整个画面惟有一石一鹰,石险峻峭拔中见凝重,雄鹰“静如处子”,乃是饱经风雨之后的从容,让读者的遐思延伸到人生波澜起伏后的淡定。而他的《墨荷》,则水墨纷然,淋漓酣畅,清荷出水,亭亭净植;双鸟对望,眉目传情,展示着“出污泥而不染”的文人精神。其草书作品《风流王谢古仙真一》,虽线条飞动却绝无“狂噪”之感,也在一个“静”字。
传承与创新,这是文人画的创作中的一个重要命题。陈武先生对古书画的传承绝非照搬,而是将自己对生活的认知,对审美的理解,对艺术的领悟融入书画作品之中,从而形成了具有鲜明个性的艺术风格。如他的扇面《隔夜鸟花迁》,以折扇的形式展现书法的潇洒,以团扇的形式展示鸟与花的相映生辉。这些小品读来盎然有趣,更见他的基础与功力。
陈武先生潜心书画创作,收获颇丰。他的书画作品先后被商务部《新农村商报》、《陕西日报》、《各界导报》、《陕西政协》、《咸阳日报》、《今日咸阳》等省市报刊杂志刊登,并多次参加省、市展览获奖。《江南秋雨》获省政协举办的“纪念建党85周年 和谐陕西 书画作品”优秀作品奖,并被省政协收藏,受到专家好评;2008年荣获陕西省迎奥运书画作品优秀奖;2012年入选陕西纪念毛泽东“讲话70周年”名家书画作品展;2012年《丰收季节》入选长安精神陕西中青年国画名作展。
陈武先生埋头斗室,硕果累累。现为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咸阳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咸阳市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主席、咸阳市画院名誉院长。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愿陈武先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创做出更多更好的书画作品来! (咸阳 杜剑)


上一篇:守望来世的尘缘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