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09月 10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风中的遥遥


   遥遥是一个二十岁的姑娘,疾病的折磨挂满她的脸上,所以她失去了漂亮的面容。她个头很高,眼睛很大,说话和思维与她所处的环境很不同。

   很多年前的秋天,我去北部一个叫做月牙湾的地方拜访亲友。那是一个美丽的村庄,群山环抱,溪水打村前流过,百花争放,却没有一种在大城市里看见过,据说,每一种都是药材。村庄形如弯月,云雾在它的周围缭绕着。

   我记得刚到的那天,路过一家门口,有一个姑娘在身后喊我仙女姐姐。遥遥家是亲友家的邻居,第二天,她来串门,在她并不熟悉的我面前一会儿家乡话一会儿普通话,时不时还会说一些电视剧里的台词。我不敢说话,但是又觉得奇怪。

   看亲友们都习以为常的样子,我也就试着多聊了几句。也许她觉得我关心她,拿来了她的画和作文给我看。画画的真的很不错,可是作文写的很诡异,是我的世界里未曾见过的,或者说她的作文只是她自己的世界。

   她走后,亲友告诉我她叫遥遥,昨天叫我仙女姐姐的就是她,她有很严重的癫痫,时不时就会晕倒如死去一般!还告诉我不要和她说话太多,否则会缠上我,她病的可怜,却有着奇怪的精神世界。

   我心生怜悯,也有些怕。转天,她又来了,还娘子、官人的和亲友们说话,我因为前一天亲友的劝告,就没再多说话。

   今年再去,又见到了她,她已经二十了,精神很好。依旧喜欢演员张子健,依然说如果她没有生病的话,能够考上清华大学。其实,她小学没毕业就因病不上学了。

   遥遥的妈妈告诉我,遥遥属于癫痫中特别严重的,全国只有六例。因为太严重而不能手术,只能等她活一天是一天。她妈妈说遥遥小时候很聪明,由于自己太忙,遥遥小时候由老人照看,多次一不小心的跌撞后,遥遥就成了后来这样……我看着善良的遥遥和她妈妈,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今,二十岁的她无法上学,无法找婆家,这些是她想要的,也是她本该有的。她给我看她写给未来另一半的信,那种如梦境般的叙述,那种对爱的渴望和呢喃,又有谁懂,在月牙湾也不会有人在意!看着她绣的十分精致的十字绣,让人感慨万千。

   遥遥就像那风中摇曳的烛光,就算风雨没那么强劲,她也经受不起。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终其一生忙碌灵敏,注定都只是遥遥的星辉。

   生命给予每一个人,从投托到母体时,命运已经注定了。愿遥遥享受生活给予的不多的阳光,风雨后,来生会一路光明。


上一篇:欣喜的挠心事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