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落草为诗 “点击”时代


第一次接触雷人诗歌的时候,我最为明显的一个感觉就是,这个诗人怎么这么自恋呢?写首诗,不至于弄得分秒不差啊!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随着和他的熟悉,也知道了他创作的过程,他是挤出所有的零碎时间,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手机上或者在键盘上,写下了这么多诗歌,真的佩服他坚强的毅力与旺盛的精力。其实这正是互联网写作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

作为一名诗坛新手上路,雷人自有他的不同寻常之处,一个从六十岁开始诗歌写作。据说,诗是青春的永恒记忆,过四十的人很少有人再写新诗了,写古体诗的人恰恰与写新诗的人相反,退休以后才是他们的高产期。这无疑是新诗写作的一种突破,一种有益的尝试。雷人诗歌写的很勤奋,互联网用的很地道。

新诗百年,在今天尤为具有深刻的变化就是书写与传播的方式,因为互联网的介入,变得与以往任何时代都没有的特色。它可以让人一夜成名,最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记录下此时此刻的一丝感动,一丝感悟,同时可以在微博微信上,以神奇的速度,被传阅,被转发。这种边写边上传,或者写完直接上传,其创作过程极为短暂,可谓是“秒杀传统媒体”。阅读者,也可以瞬间做出评价,像是弹幕一样的互动。灵感靠着这种相互激发,变得更为灵动,更为富有创造性。也因此,这样的写作注定缺少了一种古人一贯推崇的“推敲”的功夫,要想被关注,被传阅,更需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雷人诗句。

浅显而不直白,初读起来没有感觉有什么深意:“诗是一个眼神”“我是一个小皮孩,牵着风儿遛弯弯儿”这是雷人反复提到的,于即兴吟咏的诗意在。诗句分隔精炼而不率性而为。雷人的诗歌形式上更自由灵活,而且更适合阅读,能够在简单的节奏中把握深邃悠远的意味。

在题材上,他能写一般人不敢写,也写不出色的诗歌来写。古今写黄河的诗歌汗牛充栋,气势磅礴,不屈不挠,“从九天之上/浩浩荡荡/到九河之下”开篇像黄河之源,涓涓细流,但黄河终究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因为她有伟岸的身躯,“昂首于昆仑之巅/埋头于渤海之滨”,也有谦逊的美德,伟岸与谦逊集于一身的黄河,在中国大地上汹涌澎湃,一泻千里。

最能动人心魄的是无数个“被”字,让人“欲哭无泪/您/被践踏被泥沙被轰炸被决口被颠倒被崩溃被飞扬跋扈被红被黑被改道被伟大被滚滚滔滔被被被……被……”这也许是自然的宿命,当人类可以纵横驰骋,创造改写历史的时候,颜色是黑是白,已经是黑白身不由己的事情了。

“终于//您/在公元后的某一个春天/被断流//黄河在怒吼(只剩下怒吼)/黄河在咆哮(只剩下咆哮)”(《失火的黄河》)是或然,也是必然,从历史发展的观点来看,沧海桑田,海枯石烂,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只因为我们生于斯,长于斯,逝者如斯,我们才心生畏惧,心生感叹。

《人类文明血祭》,从衣着来看“文明/从赤裸/到树叶,再/到长袍//再,从长袍/到三点式,再/到赤裸”;从征服的历史来看,“人类的历史/从大刀长矛/到/枪炮核弹//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再从/热战/到/冷战//而今,热战/依然在热,冷战/依然再冷”,兵器的进步,外交的寒暑,都蕴藏着进步的痕迹。

诗人祈求,世人“不要再用五千年的血腥/鼓胀我们的欲望//我们要用斑斑的血斑/擦亮/我们/真正文明的眼睛”,因为“人类/不过是/书写人类文明史的/墨汁”,而“文明/不过是/人类和人类史的延喘”,或许诗人过于悲观,但是接下来文明读到的不是厌世,诗人向往的是“让我们/创建一个绿色的文明”。文明也是需要洗礼,在与自然的抗争中,一步步走向与自然相和谐绿色生态文明之路。

《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夕阳黄昏着》可以作为雷人的自传诗,无论是时间跨度,还是良苦用心都达到了雷人创作的最高境界。每个人从出生都注定一个不同一般的出发点,我们可以称为故乡,称为父母之邦。我们就是带着那片泥土味开始我们的人生,又期盼着能魂归故里,落叶归根。雷人的觉醒从十八岁,从马蹄洼开始了他的行程。与一般人不同的是,“疯狂抽甩我的大鞭/一千遍一万遍地抽打西北风/抽打电闪雷鸣抽打那一群沉默的羔羊/还有沉默的我自己”,这是一次疯狂与残暴的洗礼,“如今/她 已经被开膛破肚把五脏六腑/裸露给/无奈而羞涩的蓝天”。这也许就是乡愁给漂泊的赤子最真切的记忆与惆怅。

《刀,我的早餐》是一次生与死,存与亡的较量,切断的是生命,流动的是时间,生命就是在于时间的抗衡中,才显示出起超人的魅力:“刀是我的早餐;面包,是刀的早餐;砧板,是道具。 风,摇着船;船,颠簸着音乐;节奏,把风切成碎片。船,从公元前,驶向公元后。”

《“点击”时代》一首诗最能说明雷人诗歌的特点,也最能代表诗人写诗不了雷人的特有表达方式。在“点击武器”一节中,诗人用最为抢眼的@,一路@下去,把网络写作的形神提升到完全沉醉沉迷的状态。正是由于点击,所带来的快感与成就感,酣畅淋漓,挥洒自如。这也许就是互联网写作的魅力所在,每个人都可以是评判者,可以发泄情绪,也可以虚伪的要命,把一丁点的事情说的天大,虚荣也好,谦虚也好,总之任你什么期许都能在网上找到知音同道。

《租赁女秘书启事》风趣幽默,看似轻佻,实则极具网络世界的中欲望与需求的超写实体验。如身临其境,如痴如醉如狂,黄粱美梦也好,南柯一梦也罢,这也正是VR虚拟现实成为未来竞争的利器。如果这样的技术成熟,雷人们可以凭借着一副眼镜,不再惧怕黎明的到来,也不会随着狗叫,随着三个高八度“化作一阵清风而去”。

这些诗歌雷人先生钟爱之作,也是雷人诗歌的代表作。它们从不同的层面反映出雷人诗歌的深度、广度与高度。他的视角独特,表达新颖,词锋健朗。

正是这些作品构成了雷人不是一般的网络诗人,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诗人。传播手段的不同,不只是传播的快慢,媒介上的差异,更重要的是读者群的差异。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当下,诗的更大的读者群,毫无疑问是在互联网上,而互联网的高效互动性,使得诗歌的传播方式与阅读方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正是这种变化,使得传统意义上的诗人的诗写完刊发后,已经成为书架上书页中的一片发黄的仅供回忆的落叶。

而在网上发表的诗歌,随着阅读数量的递增,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到一定的节点上,随着人数的递增,其价值变得趋向于传统媒体的无限大。这无形中吸引了更多的写作者参与其中,尤其是其瞬间的互动性,比起古代文人唱和更能激发创作力。但由此也带来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在写作中欠缺思考,欠缺斟酌。有价值,有深度的文章,当然有王勃《滕王阁序》的文不加点,也有曹植的七步成诗,但更为常态的字斟句酌。

从一个成功的商人向一个有追求的诗人成功的跨越,雷人自己说,这是落草为诗。落草为寇多为迫不得已,而雷人甘愿“落草为诗”想来也也有不得已的理由,因为诗歌创作就有这么大的魔力,让古今中外那么多人痴迷沉醉,写出那么多惊天地泣鬼神的诗歌。

现在是盛行IP的时代,互联网+一统一切,诗歌在互联网写作中已经在数量上占有了绝对的优势,这也是百年新诗所没有的大变局,而雷人在这场变局中游走的自由自在,得心应手,以其创作的数量与实力,占有一席之地可谓生逢其时。雷人的风趣幽默,雷人的博览群书,都是他的诗歌创作信息量超大的有力保障。

作为新诗将近一百的发展历程,伴随着社会的变迁,经济的发展,正在经历着一次全新的蝶变。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歌手,也有每一个时代的诗歌形式与内容。新诗百年,诞生的诗歌数以千万计,尤其是互联网上自发的诗歌创作数量呈现几何级增长,雷人便是互联网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极为出色的一位花甲诗人。

手机与电脑写作与毛笔,钢笔在纸张上写作最大的区别就是思维很少停顿,思考,输入法的联想功能让很多熟悉的半熟悉的字词句随着书写自动跳出来,这样不了避免地出现重多重复的字词。这也是,我们能够在原汁原味原版的雷人诗作中,出现重复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是网上诗歌写作的一枚硬币的两面。去掉其中的一种,使诗歌变得浓缩简练,就会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互联网创作本身的随意性,真实性,瞬时性。

不管我们是否认可,认可到什么程度,在当今新诗的海洋,雷人就像那艘船,从2010年一路驶来,驶到现在,穿越网络世界来到现实中,在虚拟的世界畅游,在现实的世界扬帆,也许只有像雷人这样成功的人士能够悠闲从容,能够风行水上,能够云起天边。

百年新诗的征程,雷人出发了,雷人在路上,雷人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当新诗述意邂逅汉唐风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