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10月 09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心怀远方诗自高


  正是农历八月,我阳台上的桂花开得馨香四溢;五六年前去江西新余采风时从北湖边上采集来的葱兰种子,现在这些葱兰开出的素淡雅致的小花,我也是喜欢至极。

  坐在桂花树下,品一口安徽的朋友捎来的绿茶,别有一番风味。还缺少什么呢?

  我的书房里有一幅我自己撰并书的字联:“茶酒一杯人常安,诗书数卷心自闲”,正是我此刻的心境。

  在桂花树下,此时,取出朋友快递来的《程绍亭诗选》,也算是一种机缘在里面。

  诗歌自古以来就是诗人们畅抒情怀的最好表达方式。无论是稼穑的农民,筑土垒房的泥瓦匠,还是王公贵族,诗歌从来都是他们不同命运却是他们自己独立的灵魂里的高贵,独立的思想和人格,独立的情感和爱恶,每个人不同的生活经历又形成了他们自己独特的语感标志,也许这就形成了自己的区别于别人的风格。所以我始终认为,诗歌是大众的,但真正能走向诗歌的人却是有着别人体悟不到的幸福和感受。

  在桂树下读着程绍亭先生的诗歌,仿佛与他一起走着他走过的人生轨迹,他的人生是丰富的。曾担任过莱西市农村支部书记的他,从农村又走向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青岛,做着他的实业。这可是他身后和身前挑着的“两筐”财富。艰苦坚实的农村生活,让他有了立足大地的基础,走向城市,做更大的事业,让他有了放眼远方走向世界的心胸。

  面对的农村环境和城市生活的突变,也许正是他诗歌迸发和变化的所在。他自幼爱好文学,几十年来已经有不少诗歌刊发出来,说明程绍亭先生有着诗歌的天赋和潜能。

  生活从来就是实实在在的、任何人都回避不了的一堂生动真实的教育课。程绍亭先生写于1960年的诗歌《放猪》,让我触摸到了那个时代的脉搏和老百姓的艰难,以及程绍亭先生的放猪的真实感受:

  手甩鞭儿叭叭响,

  赶着母猪啃山岗。

  问猪为何这般瘦,

  省下猪粮度饥荒。

  三餐并作一餐吃,

  一片薯干酬肚肠。

  未到来年春叶发,

  猪死饿昏放猪郎。

  1959年的自然灾害,村民把村里起初分配几斤猪饲料的薯干,也作为了家里大人小孩的口粮,自然,家里就让孩子们赶着猪上山放养。都去山上放养猪、羊、牛,山上还能找到一点绿草绿叶吗?诗句中的一个“啃”字,生动、深刻地揭示出当时自然灾害期间猪的艰难,也是人的艰难。山上的草都让猪啃光了,现在它们又在“啃”山岗,“啃”那些石头上的青苔和石峰里的一点绿色,也许就是它们生存的希望吧!读到此处,不觉让我眼睛里一热,说不出的悲苦凄凉。

  有时候一首诗就是一个时代的写真。读着程绍亭先生的这首诗,我已经深信不疑。诗集中的《北岗挖铁矿》《民工起居》《灾荒》等等,是非经历者无法刻画的如此痛彻心扉和传神。

  生活的艰难也许会为人们打开了另一扇门,一扇思变致富的门。程绍亭先生有了这些经历,才迎着改革开放的朝阳,大踏步地从土地上走出去,带领大家走出了一条致富路,他的诗歌也迎来了有着阳光味道的五湖四海、异国他乡的明媚。

  也许正是如此,他将《望》这首诗歌放在卷首是很有深意和经过了他的慎重考虑的。他以一种期待和迫不及待的心情,挥舞着心中的渴望,那是解放前受洋人凌辱和贫瘠的一贫二白的土地,如今焕发了生机和活力,有了尊严,也有了勇气才能唱出的直抒胸臆的浩歌:

  “中华换了新天地,洋人也可来经商”。

  表达出了一个诗人的自信和对世界和平、公平,以及祖国富强、美好的期望。

  从此,他的诗歌像他从事的事业,也走向了远方。心怀的远方,脚步踏过的远方,都成了他诗歌的主题,有了这些祖国大好河山的壮美情怀,和异国他乡的异域风采,程绍亭的诗歌也有了高度和深度,有了广阔和辽远,有了深思和宁静。

  读程绍亭先生的诗歌,他的诗歌以旧体诗见长,朴素、简单、自然、真实,这是他的风格的底色。用字洗练,立意深刻,是他诗歌的品质。大爱关怀,放眼世界,是他诗歌的精髓。读他的诗歌,小处入手,得到的,也许就是他心里对祖国和大地的爱。

  我喜欢程绍亭先生这些明净的真情的诗歌,也许正是这些,让八月桂花下的我,仿佛有了饮一杯桂花酒的快意。


上一篇:诗是文明的召唤与醒思

下一篇:人性与交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