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09月 10日 星期日

传承大舞台

更多

胸荡万顷碧波


近日,《湖北日报》刊发《我的湖,我的梦》由新华出版社出版的消息,作者华平乃吾文友,喜中犹觉自豪。

我与华平在全省水利系统文学笔会上相识,那时他在田关泵站工作。他调到省湖泊保护中心后仍有联系,彼此关注进步。三年前,《湖北日报》开办大型系列报道“千湖新记”专栏,其间偶见华平名字,虽非文章主笔,但我知道,他提供了大量基础资料,其向导作用不容置疑。本以为系列报道结束这事儿就划了句号,没想到“跟班”华平不甘无功而返,无声无息中写出一本《我的湖,我的梦》,颇有一鸣惊人况味。书赠我时他说:一路跟着作家记者们采访,受益颇多,别人大块文章发表,我总不能一无所获,这本书,是我闲暇集腋成裘所得,也是我对湖泊的理解和认识。

湖泊于我并不陌生,小时于地理课本略知,中国有太湖、巢湖、鄱阳湖、洞庭湖、洪泽湖五大湖泊,湖北虽无其列,但有“千湖之省”盛誉,湖泊总面积,当可翘楚华夏。

荷花满塘,鱼虾成行,还有叮人的蚂蟥......那时湖泊原始生态,童年在湖里捞鱼摸虾,在岸边捉拿蜻蜓,晚上守侯露天场地,看电影《洪湖赤卫队》里“浪打浪”“鱼满仓”。

我对湖泊又是陌生的,陌生只因湖泊离我渐行渐远。短短二三十年,儿时戏耍的水面被填埋、被切割,湖里鱼虾被活埋,烟波野舟成梦景,欲吃野生鱼虾是奢望。宜都长江、清江边数个湖泊不复存在,仅存桂子湖勉强列入《湖北省湖泊保护名录》,故乡湖泊式微只是“千湖之省”演变的一个缩影,很多湖泊已有名无实成传说,“鱼米之乡”似乎已盛名难副。由此看来,《我的湖,我的梦》出版正当其时,我们应该为这本保护湖泊的书籍祝贺点赞!

《我的湖,我的梦》全篇15万字,是一本纪录湖泊的过去与现实、破坏与保护、矛盾与冲突的纪实,是观点明确、态度鲜明的好书。是工具书,也是警世书;是湖泊录,也是沉思录。作者以强烈的责任感,从专业角度对所调研的湖泊逐一号脉,点评思考,其中不乏对践踏湖泊行为的批评批判,对无视自然发展规律的盲从激进反思,亮出诸多好建议、好点子,进而引导人们全新认识湖泊、保护湖泊,字里行间凝结作者对湖泊的钟爱之情,坦露勇于面对现实的胸怀,洋溢奔走呼号的热情,彰显拯救湖泊的使命。读罢我想到作者的性格。华平酒量亦如江湖,且喜呼朋唤友同醉。善饮者往往豪气直爽,文如其人,《我的湖,我的梦》亦如美酒一般飘香爽快。

标题直抒胸臆,一快也。看书看皮,看报看题。全书132篇,仅看标题就一目了然,洞察其内。有的短小精悍如杂文:“一平不能少,一方不能减”“九龙治湖湖不湖,一婆管家家更家”“已越雷池岂半步,祸及子孙非几代”“水涨水落俱民生,斧起斧止皆发展”“要生态还是要收入”。有的蕴含哲理:“善待佛湖,普荫苍生”“借‘粮’过度带来的恶果”“美丽的忧患”“处江湖之远,谋湖泊之利”“裤衩上难秀锦华”“一湖两国宝,左右都为难”。有的极富诗意:“还湖泊宁静,留世外桃源”“在美丽传说中塑注湖泊灵魂”“水上百草园”。有的如科谱启示:“淤泥很厚是湖宝”等等,标题画龙点睛,恰到好处。

问题直言不讳,二快也。生活中没有个性,不指出问题,想当老好人者,虽颇有人缘,但易致人以盲。读书亦然,不痛不痒的书,如大棚里的菜椒,说辣不辣,说甜不甜,只是妆点盘色而已。湖泊是蓝色地球的眼泪,湖泊消失就是眼泪干涸。资料显示,湖北面积百亩以上的湖泊上世纪50年代有1332个,其中5000亩以上湖泊322个,而今全省百亩以上水面的湖泊仅存574个。目前全省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217个,比上世纪50年代的522个减少一大半,现存湖泊面积只有上世纪50年代的34%。对此,《我的湖,我的梦》例举事实,毫不掩饰。面对梁子湖,作者直言:“这样一座风景宜人、历史悠久、物产丰富的宝库,招来一个又一个‘婆婆’,受到一轮又一轮、一种又一种开发式掠夺、建设型破坏。”“一半浑一半清,这边保护,那边开发,使梁子湖无所适从。”作者感叹龙感湖:“一边是不断加大湿地保护力度,一边是不断加大工业开发力度。发展经济的人看到的是这里的洼地优势,保护生态的人则看到的满目疮痍。”“美丽的保护,抵不住现实的诱惑,严格的排污管理,管不了别出心裁的破坏。”进而呼吁:“龙感湖伤不起,也等不得......”这样的句子比比皆是。

观点直截了当,三快也。湖之保护在价值,湖之前途在开发,湖之复兴在利用。近年来各地开展形式多样的保护湖泊行动,湖泊治理进入止伤复元阶段。肩负“千湖大业”重任,作者先天下之忧而忧:“建之不易毁之易,创业艰难守更难。湖泊生态系统恢复和保护是一个复杂的长期工程,经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努力才会有所起色,而好不容易构建的生态系统,却又容易被一哄而上的开发和一厢情愿的建设而破坏。因此,对于像涨渡湖这样经过前期努力已经有明显恢复的湖泊,我们要倍加珍爱,严防重蹈覆辙。”“真诚地期盼严西湖的旅游开发要从湖泊水系整体入手,根据湖泊的水面水质状况、区位条件、人文环境氛围,进行合理的功能整治,绝不能以牺牲水环境为代价进行毁灭性地开发建设,不能让湖泊被公路阻隔、被别墅包围。”

鄂境湖泊多聚集于长江与江汉之间,又称“江汉湖群”。众多湖泊是古代云梦泽淤塞分割而成,秀丽的自然景观与丰富的历史人文景观交相辉映,它们像美丽的珍珠星罗棋布,把江河串成珍贵的项链,闪耀水乡泽国风光。作者文化情结浓厚,为全书增添了文化色彩和可读性。

龙赛湖因憨厚的“金龙”与善良的“赛女”一段曲折动人的爱情传说而得名,作者以“龙赛本有情,应城岂无义”为题兴犹未尽,又发出“龙赛湖因美丽的传说而让人顿生敬意,因为伤痕累累而让人十分怜悯,因为社会的重视而迅速形成强大的保护力量。”赞美遗爱湖时作者吐出诗意般的句子:“踏歌人去山阴道,载酒船来镜水中,遗爱亭边好风光,东坡先生留辉煌。”武山湖与千年名寺为邻,作者由此产生这样的联想:“像善待生命一样善待山川河流,像敬佛礼佛一样保护湖泊,何尝不是动员社会力量、振兴湖泊事业的一个有效途径。”如果没有“莫愁女”护佑,莫愁湖恐怕早就在围湖造田、围湖造城中消失,作者借此探索保护湖泊的另一途径:“深入挖掘湖泊的历史文化内涵,尽可能将其与名人、名事结合起来,与人们敬重的东西、敬畏的东西结合起来,使湖泊成为某种精神形象的化身,这样宣传更让公众信服,会产生更多的亲切感,也更有利于千湖之省的保护思路多元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向阳湖曾是文化部的“五七干校”,冰心、沈从文、藏克家等文学巨匠在此接受“教育改造”,这些名人故居已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此作者提出:“文化是湖泊保护的重要内容和重要措施,加强湖泊保护首先要营建深厚的爱护湖泊的文化,建立起人和湖泊的生死共同体、福祸与同的价值观念。”还有:“爱湖如命的武汉人一定不会让美丽的严西湖再遭厄运,‘听取蛙声一片’的神韵和意境,一定会在严西湖再现”等俯拾即是。

大江大湖大武汉,小河小溪小山村。湖泊荡漾着一个城市的澎湃气势,沉淀着一个地方的柔韧和雅致。我曾讴歌湖泊:“宇航员说/湖泊是地球的眼睛/科学家说/湖泊是大地的肾赃/女人说/湖泊是炫丽的镜子/男人说/湖泊是古老的酒坊/诗人说/湖泊是沉睡在梦里的一轮新月/孩子们说/湖泊是摇荡在童话世界的一只船/不论那种比喻/都道不尽湖泊的美丽与神秘。”而今赏读《我的湖,我的梦》,感觉自己对湖泊的认识不及华平那么专业、那么深刻、那么大度,诚如武汉大学教授、著名湖泊保护专家于丹所言,“作者将专业的严谨与文学的灵动结合,融专业性、文学性、思辩性于一体,对当下我省湖泊的保护工作,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和珍贵的文本。” 而我的评论,不过滥竽充数而已。

华平介绍:目前面积大于100平方公里的湖泊仅有洪湖、长湖、梁子湖、斧头湖,如果再不有效保护,千湖之省、鱼米之乡将成历史。令人欣慰的是,人们重新寻找湖泊的美丽,湖泊以新的姿态展现时代的魅力。2009年在中国举行世界湖泊大会,提出“让湖泊休养生息”;武汉旅游形象主题口号是“大江大湖大武汉”;2012年7月3日 《湖北省湖泊管理条例》实施。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五大发展理念”,唱响生态文明主旋律,各地生态恢复规划相继出台,湖泊保护机构纷纷建立,湖泊健康监测评价体系日臻完善......保护湖泊寸土不让,综合治理刻不容缓,依法行政势在必行。

“拯救绿水舍我其谁,保护湖泊时不我待。”华平是众多湖泊保护者中的马前卒、急先锋,我祝愿他在湖泊保护这个领域张开宽阔的翅膀,拥有更大的的作为,取得更大的成绩,实现美丽的湖泊梦想!

 

(作者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水利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湖北省宜都市作家协会主席)


上一篇:深厚的家族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